我想你總有一天會遇到的,那閃閃發亮,照耀你生命的事物。

別說不可能嘛,你看雖然這個世界糟糕的要命,但我還是找到了你不是嗎?

 

所以活下去喔,為了那些燦爛美好的相遇。

 

【柒貓】【CH01

 

這是一個被黑暗吞噬的世界。

 

--「妳真噁心。」

--「妳為什麼還不快消失呢?」

 

腦內突然響起那些人嘲笑自己的聲音,然而影像還未浮現,下一刻便化成無數個泡沫消失在腦中,少女握在手上的棒狀物隨即發出微弱的白色光芒,那微弱的光芒稍微驅走像是要吞噬少女的黑暗,也照亮少女眼前的目標。

 

佇立在少女前方大概兩三公尺,同樣身處一片漆黑之中的,是一名少年。正確來說,是擁有類似少年軀殼的生物,背部像是一個倒U彎曲著,長長的雙手向下垂盪,臉上只有兩個眼窩跟伸著長長青色舌頭的嘴,注意到那份微光的牠頭顱向左右晃動,發出「咖咖咖咖」的聲音,那微小的聲音在一片寂靜下格外清楚。

 

「不過來嗎?」握緊手中發著微光的鐵棒,少女的雙目直直盯著眼前那雙黑色眼窩,深怕一旦錯過對方任何一個動作,就會反被對方吃去進行,隨著對峙的時間拉長,一滴冷汗從額頭沿著脖子滑入衣領。

 

「如果再不靠近乾脆衝上去會不……!?」正當她這麼想時,對方卻行動了,原先還在前方兩三公尺,卻在短短幾秒內衝到自己面前一步的距離,要不是少女即使躲開,恐怕就會被直線衝來的對方一口咬住頭,然後成為對方的主食。

 

「就是現在。」抓穩這個好時機,移到對方左側一步距離的少女,高舉手上的鐵棍,狠狠地朝那張抬起頭看向自己的臉上砸去,「碰!」隨著一聲巨響,被鐵棍擊中臉連同身體,瞬間化成碎片,然後消失在少女眼前,少女握在手中也消失了,看著空空如也的眼前跟雙手,少女鬆了一口氣,吐出來的氣息成了一縷白煙。

 

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消去記憶帶來的不適,跟那份隨時可能被吃掉的不安,一再的消磨她的精神力跟體力。

 

但是還不能停下來,少女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從腳邊又拿起了一根木棍,閉上眼睛,腦內浮現的記憶跟之前一樣,注入木棍中,單手握緊發著微光的木棍,站穩腳步看著前方朝自己走來,發出微弱聲響的怪物。

 

「如果根據情報大概還有兩三隻。」少女從地上撿了幾塊碎石,往裡頭注入記憶,這次的記憶是自己在原本世界的日常生活,將碎石放入外套的口袋中,少女的視線移到前方,對著慢慢走近的怪物,喃喃道。

 

「來吧……夢食。」

 

彷彿聽到她的呼喚一般,眼前被稱為「夢食」的怪物在短短的幾秒內衝到少女面前,準備張開一張血盆大口,少女抓穩了這個時機,一手從口袋掏出發著白光的石子,朝夢食那張大口丟去,隨後夢食與石子隨著巨響一併消失。

 

前方依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隨後出現在少女前方的,是小型的夢食,不同於與剛剛的夢食有著成年男性的外表,他們就是一群在地上爬行,四肢瘦小但頭部很大的孩童,大概有四五隻左右的小型夢食以很快的速度朝少女爬來。

 

「居然是一起上的那種。」少女心想,當一隻隻小型夢食跳起來朝自己張開嘴時,少女只能嚇阻性地丟出碎石並避開他們的攻擊;「丟不中……」眼見身上有著石子已經丟光了,少女也沒有之後還能丟中的自信,只能先拔腿往後方跑去,先讓他們追著自己好爭取一點時間。

 

「木棍打中一個就會消失了……只好用這個了。」少女一邊跑,一邊脫下自己身上那件過大的外套,還不忘從裡面拿出用玻璃瓶裝的銀水,少女閉上眼,將浮現腦內的記憶─││這次是童年的回憶││注入手上的外套中,可以感受到那些夢食已經追上來了,少女可以聽到自己心跳在強烈鼓動著,她右腳狠狠踩著地面,轉身單手打開瓶子的蓋子,把銀水往逼近自己夢食撒去,只見夢食們的行動很明顯地變慢了,接著她一個往前,丟出手上的外套,看著外套蓋住那些夢食,然後如同前面幾次一樣,發出一聲巨響然後好幾隻夢食連同那見外套消失在原地。

 

「呵。」滿意於自己的成果的少女露出了笑容,跑回原地的路上不再有夢食,四周更沒有夢食的蹤影,看來可以暫時放心了,少女這麼想著,邊走入附近一棟廢棄的大樓內,在一個樓梯邊摸索出自己藏起來的油燈,用火柴點燃,燃燒著所剩不多的煤油發出的火光,照亮了少女的四周。

 

少女微笑著提高油燈,對大樓的一角呼喚著:「已經沒問題了,柒貓先生。」

 

第一次的呼喚沒有得到反應,少女又呼喚了好幾次「柒貓先生」這個名字,不知道為什麼,每呼喚一次這個名字,少女臉上的笑容就會更加燦爛。

 

終於到了第七次的呼喚下,一個聽得出是皮鞋發出的腳步聲迴盪在無人的大樓內,少女直直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直到他走入火光能照到的範圍,才得以看清他的臉。

 

那是一個面無表情,一身白袍底下穿著紅色連身帽的成年男子,烏黑的頭髮紮成一撮小馬尾,搖曳的火光映照著白皙的皮膚,男子的面容很清秀。最大的特徵在於那雙如同貓一般的黃色眼睛,還有脖子上那一圈毫不掩飾,怵目驚心的鋸齒狀傷痕。

 

「抱歉讓你久等了,柒貓先生。」

 

少女再一次呼喚他的名字,笑得非常燦爛,少了外套的保暖,四周冷冽的溫度使她的身子跟牙關微微顫抖著,但對方平安無事這一點,帶給她相當大的成就感,以及難以言喻的喜悅。

 

柒貓看著少女,從口袋裡拿出一本小冊子跟筆,在上面寫道:「妳才辛苦了。」正當少女想回說才不辛苦時,對方將小冊子跟筆遞給少女,在少女順勢接下後,柒貓脫下自己的長袍,然後在少女驚異的視線下脫去裡面那件紅色連身帽外套,露出底下的黑色V領上衣,穿回白袍後,他一手拿回自己的冊子,一手將紅色的外套遞給少女,外套上還留著餘溫,那份溫度令少女不禁紅了眼眶,幸好柒貓已經轉過身走出大樓,少女將油燈放到一旁穿上那件紅色的外套,隨後拿起油燈跟上對方。

 

永夜城,一個沒有白晝的世界,足以把人吞噬的黑暗,跟刺骨的低溫籠罩整個城鎮,而在這樣的世界橫行,威脅這裡的居民--他們稱呼自己為「夜居者」--的就是少女剛剛消滅的生物,夢食。

 

身為夜居者的柒貓就算沒有照明,也能在一片黑暗中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畢竟這是他生活的世界,少女只能提著油燈小心翼翼地跟在對方身後,對方的背影纖細的不像一個成年男子。

 

少女回想起跟柒貓相遇的過程,說不上什麼浪漫的邂逅,只記得自己在來到這個世界時,第一個對站在黑暗的街道中伸出援手的,就是這個穿著白袍,不能說話的男子,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到了男子的公寓,在對方那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公寓內,對方就把自己想知道的,用紙筆告訴自己。

 

「你原本居住的世界有太陽吧?」柒貓在下一張紙上畫了兩個圈,一個標上「這裡」,另一個則是「你的世界」,並在「你的世界」旁寫下這麼一句問句,見少女點頭的他繼續寫道:「這裡是,永夜城,如你所見一個只有黑暗的世界。」

 

「你之所以會來到這裡,是被一種叫做『夢食』的東西給襲擊。」柒貓看著一臉不解的少女,在紙上寫:「妳還記得妳睜開眼睛前……應該說來到這裡之前的記憶嗎?」

 

「妳記得妳在原本的世界最後做的一件事是什麼嗎?」

 

工整的文字寫成的話語,一下子將少女推入自己的記憶中,撥開黑漆漆的,來到這裡的記憶,更往前追溯的少女,說道:「……在睡覺。」

 

「有做夢嗎?」

 

「……有。」

 

「夢的內容是?」見少女皺起眉頭,柒貓又寫下:「妳只要告訴我是不是惡夢就可以了。」

 

「……詳細內容不太清楚了,但還記得是一個非常不舒服的夢……啊,或許是一個惡夢沒錯呢。」

 

「那就是造成妳到『永夜城』的原因之一,」在少女的注視下,柒貓寫著:「正確來說,是『夢食』在吞噬妳的夢境時,使妳的精神掉落到這裡。」

 

「精神……?」少女看著自己的雙手,不可置信地說道:「所以說現在的我……肉體還在原本的世界囉……?」

 

「或許是。」

 

「竟然說『或許』……」

 

「關於你們『晝行者』我們所知道的就是這樣,一直都是。」

 

少女呆呆的看著那一行不帶任何感情的文字,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就算知道這裡是哪裡,自己是怎樣來到的,那接下來她該何去何從呢,茶几下的雙手下意識的緊緊抓著裙子,腦內一片混亂。

 

「叩叩。」筆尖敲打桌面的聲音打斷少女的思緒,少女抬起頭,看著對方的小冊子上寫著:「我知道可以讓妳回去的方法。」

 

「但是有交換條件的。」

 

「喵--」

 

兩隻純白色的小貓湊到少女身旁,少女停止了回想,露出微笑摸摸牠們的頭,想起現在應該是餵食他們吃飯的時間了,永夜城沒有日夜的交替,也沒有時間觀念,何時該吃飯,何時該睡覺,都是依賴生物自身的生理時鐘運作。

 

少女自己也不清楚來到永夜城多久了,自從答應了對方的條件之後,她就住在對方的公寓內,柒貓所居住的「四番街」在永夜城雖然比不上「一番街」,但仍有一定的生活水準,至少睡在對方小客廳地上還算舒服,柒貓除非有必要也不會跟她說話或接近她,一開始還對這點感到安心的少女現在則有點不太滿意。

 

咀嚼著對方喜歡吃的白麵包,少女偷偷看著小客廳一角,堆滿著書的空間,柒貓蜷縮著身子,正靜靜地看著書,印象中他不是出去工作,就是像這樣沉浸在書堆之中,只有在貓咪去接近他時才會放下手上的書本,但也不會多看少女一眼。

 

然而卻是這樣的人救了自己。少女起身去洗貓的碗時,無意間看到前方鏡子的自己,臉色跟面容比起記憶中,剛來到的自己還要憔悴不少,少女在原本的世界也是一臉病態跟愁容,但她很清楚現在這些憔悴是因何而生。

 

所謂的交換條件,就是利用自己有關「白天」的記憶,去消滅在柒貓身邊的,會吞食人類記憶跟單純襲擊人類,永夜城居民的敵人--夢食,只有晝行者擁有白天的記憶,而將那份記憶輸入於物體,便是可以完全消滅夢食的武器,記憶會隨著輸入於物體消失,而隨著記憶的消失,也會對晝行者身體本身造成影響。

 

「這些他也說過了呢……」偷瞄角落專注於書本的男子一眼,少女的視線再度回到眼前的鏡子,手指撫過鏡面,然後鏡中的她露出了笑容,呢喃著:「我比較喜歡這樣呢。」

 

用不堪的回憶去換來的憔悴,對她而言仍如同一種勳章;「只有我能保護他。」視線重新回到柒貓身上的少女,清楚聽見自己心跳的鼓動,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但「想保護這個人」、「想跟這個人在一起」的想法十分強烈。

 

「如果跟他說,我不想回去了,會變成什麼樣子呢。」當身體發出了疲倦的訊息,少女躺在客廳的地板上,枕著疊起衣物跟蓋著一條毛毯,當柒貓也準備去睡了,少女側著身,眼睛已經習慣黑暗的她注視著柒貓的一舉一動,直到確認對方睡著了,她才閉上眼睛。

 

少女來到永夜城之後就沒再做過夢了,做夢似乎在這裡是夜居者的權利,隔天少女張開眼睛,窗外依舊是一片漆黑,對方卻已經不在了,從他留下的紙條來看,對方是去「工作」了。

 

「……依舊沒有帶上我呢。」一邊嚼著做為「早餐」的麵包,少女眼睛直直盯著紙條上的文句,她只知道對方是醫生,但工作的地方在哪裡,是什麼樣的,柒貓從來沒有一次跟她說過。

 

「如果告訴他我不想回去,他還會繼續收留我嗎?」

 

「如果問他一些我想知道的事,他會告訴我嗎?」

 

「如果我跟他說我自己的事,他會有興趣嗎?」

 

「他有喜歡過人嗎?」

 

「我現在是喜歡上他了嗎?」

 

手上的逗貓棒左右搖擺著,陪兩隻貓玩的少女在腦內想了很多很多的問題,都是關於自己,還有柒貓,在很多問題中,只有其中一個少女自己心中就有了解答,在自己想著下次出去時要不要多問一些時,對方就回來了。

 

穿著白袍的柒貓一臉疲倦打開了門,少女看著他,臉上漾起了笑容:「歡迎回來,柒貓先生。」在說這句話時,少女有種自己是為了說這句話,才來到這裡的錯覺。

 

「柒貓先生有喜歡過人嗎?」

 

又過了幾天,作為保鑣的少女在消滅夢食後,鼓起勇氣對著柒貓的背影問道,只見眼前的轉過身來,用那雙貓一般的眼睛直直盯著她,在那雙眼睛中少女看到憔悴不堪的自己。

 

「為什麼這麼問。」柒貓寫道。

 

「啊……我只是,有一點好奇而已。」感到不好意思的少女不禁別過了視線,說道:「……如果讓您感到困擾的話我很抱歉。」

 

接下來便是一片沉默,當少女心想不妙看向柒貓時,卻見對方遞給自己那本小冊子,上面寫著:「跟我來。」

 

少女跟著柒貓來到一棟廢棄大樓,這次沒有帶油燈的柒貓,用打火機的火當作照明,因為能照到的範圍很小,所以少女是牽著對方的手,一步一步在黑暗之中走上階梯,少女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鼓動聲是如此清晰,最後他們來到了樓頂,兩人站在屋頂邊緣,低下頭,只見足以將人吞沒的黑暗。

 

「……我啊,」少女突然開口,氣色不佳的臉上露出了很開心的笑容,她只可以聽得到,自己越來越鼓譟的心跳,以及自己說話的聲音:「已經可以習慣了呢,這種低溫,還有這份黑暗。」

 

少女看著不發一語的柒貓,內心想要對這個人訴說一切的想法益發膨脹,因劇烈的消瘦而凸出的雙眼閃爍著,她說道:「可以來這個世界真的太好了。」

 

「我啊,在原本的地方……就是有太陽的那個地方,非常的,非常的,討厭自己,因為身邊的人也非常非常的,討厭我,雖然有些記憶都在消滅夢食時消失了,但還是記得一些呢,還有討厭自己的那種感覺。」

 

「但是在這裡,不一樣呢。」

 

「遇見柒貓先生您,對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相遇呢。」少女摸著自己的胸口,做出了相當重要的告白:「請讓我,一直陪在您身邊。」語畢,少女用期待對方回應的眼神,看著一臉冷漠的柒貓。

 

就在此時,柒貓將打火機的火遞給少女,少女接過後,柒貓低頭在冊子上寫著,每一筆每一劃都牽動著少女的情緒。

 

當少女接過那被折起的紙條,並打開的瞬間,她的表情瞬間凝結--

「與我何干。」

 

「咦。」耳邊響起自己的聲音時,映入眼簾的是柒貓的那雙冷漠的貓眼,然而,令她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自己踩不到地面,為什麼自己,正在往下墜落中呢--

「柒--」還沒來得及呼喊對方的名字,少女的身軀就被吞沒在黑暗之中,無聲無響地。

 

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打火機,將其放到自己口袋中,當柒貓轉身時,一個有著銀色長髮的俊美男子出現在頂樓的門邊,對他露出一貫的笑容。

 

「剛好看到你跟那個女孩子走進來就跟在後面了,沒有打擾到小柒貓你們吧?」在柒貓走近他時,男子笑著對柒貓說道,並跟著柒貓走下階梯。

 

「這次的還真久呢,每次小柒貓收留晝行者當作保鑣,我就不方便到你家了,那隻小狗狗也一樣吧?」

 

「每次都處理的很乾淨俐落呢小柒貓,這下那個小女孩也可以回去了吧,畢竟這棟大樓也頗高的,掉下來必死無疑呢。」

 

「如果她事先知道回去的唯一方法就是經歷死亡,還會不會對你說出那番告白呢?」

 

一路上都是銀髮的男子在自顧自說著,柒貓只是靜靜地聽著,當他們走出大樓時,柒貓拿出了打火機點了火,小小的光芒在黑暗中搖曳著,柒貓一邊點煙,一邊看著少女墜落的地點。

 

那裡什麼也沒有。

 

柒貓吐了一口白煙,無法發出的聲音他用嘴型拼湊了一個,無聲的「ByeBYe」,隨後他轉身,與銀髮男子消失在黑暗的街巷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Yume0216 的頭像
OsaYume0216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