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井兄妹》《複雜的夏日回憶》

 

          「爸爸媽媽,我想唸這所女校。」

            那一年還背著雙肩書包的奈緒,帶著私立女校的入學考試相關回家,對於她突然這樣說,我們家的人都嚇到了,但是問她為什麼,奈緒卻只是淡淡地,用一貫冷靜的人,說著:「因為我喜歡這間學校的制服。」

「好久沒穿浴衣了呢。」

「平時也沒什麼機會穿吧,哥哥。」

在暑假剛開始的時候白垣市有煙火大會,但因為那時奈緒有社團的事,拓人也在忙打工,兩人就沒能參加煙火大會與祭典,在暑假的最後一週,為了抓住夏天的尾巴兩人決定一同參加東京市某個煙火大會。

「那麼,我們出門囉。」

「路上小心--」瑪麗亞媽媽抱著雷神的前掌,站在門口對著兩人揮揮手,雷神最近有點變胖了,那個肚子漸漸跑出來了,看著雷神的肚子拓人苦笑心想:「之後要多陪雷神運動才行呢。」

兩人都穿著新買的浴衣,拓人的是嫩竹色,上面有著格子,看起來很是素雅的款式;奈緒的頭髮變長了,過了一個學期,已經長成可以稍微綁成小馬尾的長度,於是瑪麗亞媽媽幫她稍微把頭髮編了一下,配上牽牛花樣式的浴衣,看起來非常好看且清新脫俗。

在下午快接近太陽下山的時候,兄妹倆搭著公車前往東京市,在公車上或是路上也能看到不少,穿著、或是臉上表情,就已經寫著「我要去祭典」的人們,光是看著那些人,心中的雀躍感或許是被影響了,有增加的趨勢。

「好久沒跟哥哥一起出來了。」

「因為我們暑假都有各自的事要忙啊,何況奈緒妳之後要接隊長了不是嗎?」

「嗯……從第二學期開始。」

「加油喔,有空我會去看妳比賽的,」拓人看著比自己高上許多,似乎還在繼續長高的妹妹:「但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喔。」

「哥哥也是……啊,好多人……」

兩人聊著聊著,就到了祭典的會場,會場是在河川的附近,在寬廣的河堤邊,有著不少攤位,以及許多穿著浴衣的人們,就像是金魚一樣,挺是鮮艷。

「我不太喜歡撈金魚。」

「我也是,畢竟很殘忍呢。」

「每天都要被人追著跑的金魚,好可憐。」

兩人買了草莓口味的棉花糖,還有蘋果糖,一人一口地分食著,邊走在祭典的道路上,與同樣正享受祭典的人們擦身而過,拓人跟奈緒還買了很多吃的,像是章魚燒跟炒麵之類的,拓人還買了面具,給自己還有奈緒,奈緒嘴上說著「我已經是國中生了喔」,但還是將面具側戴上,像是裝飾一樣,拓人也將面具戴在頭上,兩人看著彼此笑了笑,又繼續去玩下一個攤位。

隨著煙火施放的時間越來越近,本來就不少的人群也越來越多,拓人收到了翔傳來的LINE,他們好像也剛到現場的樣子,問要不要見個面,就在問奈緒要不要一起過去時,奈緒拉了拉拓人的衣服,說道:「哥哥,我腳有點痛了。」

「我去那邊的長椅上等你好了,而且章魚燒跟炒麵也都還沒吃完,我幫忙保管就好了。」奈緒邊說,視線投向一旁的長椅,既然奈緒都這麼說了,拓人就暫時將手上的食物跟剛剛釣的水球等,也一併交給奈緒。

「那我等等就回來這裡喔,麻煩奈緒了。」

「哥哥慢聊……」奈緒坐在長椅上,對著拓人揮了揮手。

 

 

「阿拓--這邊這邊--」

拓人走了很久才來到跟翔他們會合的地方,翔穿著浴衣綁著小馬尾,嘴角沾著刨冰的醬汁對著拓人揮手,看起來精神非常好,他一旁站著一個穿著輕便的人,年紀大概是二十左右,雖然穿著簡單的便服,但是光看模樣就能感受一股精英氣息。

拓人心想這人就是翔君喜歡的人啊。

在翔的介紹之下兩人握了手,對方給自己感覺是很有禮貌的社會人士,但無論手還是視線都冷冰冰的,兩人握手之後那人就去一旁抽煙,留著翔跟拓人在原地。

「怎樣,很帥吧?」

「實際見到本人還是有點意外呢……雖然聽過你講好幾次對方大概是個怎樣的人……」

「哎唷大島先生很好的喔,雖然他臉看起來有點冷冰冰的」翔搔了搔臉,一臉很不好意思:「可是他對我很好,之前也幫我很多事情……」

「那些我可聽過了喔,雖然我是不介意陪翔君啦,但我們都有人在等呢。」

拓人對著翔眨了眨眼睛,示意某人已經抽完煙在看著這裡了,翔看了大島先生一眼,然後有點臉紅地說道:「也是呢,讓奈緒妹妹等太久也不好呢,那麼我就過去了--」

就在翔作勢要跑開時,又跑回來湊到拓人的耳邊:「阿拓你也能有對象就好了呢。」

「那也要我遇得到啊。」拓人笑著推了推翔,看著他跑到大島先生,與對方冷漠的側臉相比,翔的表情洋溢著一種幸福--

「太好了呢,翔君。」

望著對方幸福的側臉,拓人是打從心底替對方感到開心。

 

 

「煙火是不是快開始了呢……」

奈緒滑著手機,跟拓人一起買的章魚燒跟炒麵已經冷了,一個人等拓人的時候,奈緒一直在滑手機,偶爾抬頭看看是否哥哥已經在附近,但她看到的都是成群結隊的人們,或是兩兩一起的情侶。

手機裡的學校的LINE群組在討論升學、或是籃球隊的事情,另一個群組是最近才成立的,奈緒轉學前的小學同班同學聯絡上她,就把她加了進來,奈緒看著他們聊天的內容來打發時間,似乎以前小學的同學們,想開個同學會;而另一個群組則又開始提及升學的事情。

「奈緒學姐會想直升高中部嗎?」

奈緒回了:「還在考慮中。」

「欸--學姐的話可以直升吧?」

「但是學姐不會想唸男女合校嗎?」

默默地讀著螢幕上的對話框冒出,就在奈緒思考著要怎麼回時,一個男聲從旁跑出:「妳……是松井奈緒嗎?」

奈緒聞聲抬起頭,與對方的視線對上,看清對方的臉那一瞬間,奈緒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定住了--就算對方長大了,還把頭髮染金、打了耳洞,她依舊能認出對方是誰。

「果然是妳!」那個人看到奈緒的臉後,又驚又喜地指著自己:「還記得我嗎?我是花谷克樹……以前小四時轉到妳班上的人……啊不過妳升上小六的時候就轉走了--」

「抱歉,你應該是認錯人了。

奈緒冷冷地打斷少年興奮地話語,猛然站起身,說了:「我先告辭了。」然後對方還沒反應過來時,奈緒就已經踩著木屐跑入人群之中,頭也不回的。

         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

          為什麼你要在這裡呢?

          為什麼你要跟我搭話呢?

奈緒就是一直地跑,混亂、複雜的思緒佔據她的大腦,穿著木屐的雙腳因為奔跑而開始隱隱作痛,奈緒一個踉蹌差點跌在地上時,是被人一把抓住才免於摔跤。

「哎唷,妳還好吧?」扶住她的是一個穿著浴衣,栗色的短髮有做過造型,任誰一看就會覺得是個帥哥的少年,他笑盈盈地對奈緒說道:「穿得這麼漂亮的,摔倒不就可惜了不是嗎?」對方的語氣帶點輕佻地說著,他一旁的女伴沒好氣地說著:「可以不要在我面前跟別的女生搭訕嗎,春名學長?」

「啊啊好啦,」名字似乎是「春名」的男生放開了奈緒,兩手一攤笑道:「只好等下次有緣時相見時,再跟妳要Line囉。」

「春名學長!」

奈緒此時心情根本顧不得眼前這對情侶,只是微微點頭謝過對方之後,就跑到一旁比較少人的地方,此時奈緒才想到:「哥哥……啊!哥哥回去椅子那邊時沒看到我一定很慌張吧……」

連忙拿起手機打給拓人,一接起電話就聽到拓人焦急的聲音,聽得奈緒很愧疚,跟哥哥說了自己在哪裡之後不久,就看到拓人匆匆忙忙、一臉著急地跑來,一看到奈緒拓人才鬆口氣,說道:「太好了……我還以為奈緒被拐走了……」

「抱歉哥哥……我把章魚燒跟水球都留在那裡了……」

「食物什麼的沒關係啦……但是為什麼奈緒妳會在這裡呢?」拓人邊說,邊注意到奈緒身上有點髒汙跟凌亂:「妳是跑過來的嗎?」

「發生什麼事了嗎?」

拓人擔心地微微抬著頭,問著奈緒,奈緒只是微微低下頭,用黑貓面具蓋住自己的臉,用細微的聲音說道:「……遇到搭訕的人,我覺得很討厭就離開了。」

「哥哥對不起。」奈緒這句道歉,一是為了自己突然跑開讓拓人擔心一事,也是因為自己對哥哥說謊的罪惡感,拓人伸出手摸了摸奈緒的頭,笑道:「這樣啊……那我們回家吧,雖然沒看到煙火,但我好累了,奈緒想看煙火嗎?」

奈緒微微搖搖頭,拓人笑得更溫柔了。

「那我們回家吧,」

「……嗯。」

 

在兩人走向公車站時,是走在比較沒有人的道路上,突然一陣巨響,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整片夜空綻放著五顏六色的煙火,雖然不是最好的視點,但是也是看得很清楚。

「好漂亮呢,奈緒。」拓人不禁這麼說時,卻看見妹妹還沒有拿下面具,無法看到對方的臉上,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在看煙火,只能聽到對方,用著平淡的語氣說著:「真的呢。」

就這樣松井拓人高一的暑假,就在這五顏六色、十分繽紛的煙火之下,劃上了句點。

 

END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