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人與奈緒》《在沒有雨水滋潤的星球上是無法付出愛的-下》

「我們去看海吧。」

哥哥回家之後突然對我說出這句話,對我們而言、對松井家的人而言,說到去看海,腦海裡都能聯想到,那個聞得到海風的城市。

我跟哥哥,我們一家,一同出生、長大的城鎮。

哥哥,快到站了。」

拓人被奈緒叫醒來時,兩人所搭乘的電車已經快到他們的老家,禮拜六早上搭上第一班電車並在中途轉車,花了快三個小時終於在車窗外頭,看到記憶中的藍色,因為快要冬天,而且天氣不算非常好,所以看到的海與其說是藍色,不如說是鉛色,就跟灰色的天空一樣。

「不要忘記行李喔。」在拓人離開座位之前,奈緒還仔細叮嚀了一下,因為兩人只是兩天一夜的旅行,所以行李沒有很多,兩人背著自己的背包,下了車,一走出車站就能聞到迎面吹來的海風之中,那股海洋的味道。

夏天的時候拓人回來過一次,奈緒則是搬家後這兩年,第一次回來,奈緒看著車站前的模樣,還有遠遠佇立在那一頭的購物中心,奈緒冷靜地說道:「變得很多了呢,這裡。」

「嗯啊,聽說有了那購物中心這附近就很熱鬧了。」

聽了拓人的話,奈緒靜靜地點點頭,從口袋裡面拿出寫有親戚家的地址的紙條,對拓人說道:「我們先去親戚家吧。」

「啊好的。」

因為這次的旅行決定得非常倉促,所以兩人只能拜託住在這個城鎮的親戚可否借住,親戚的阿姨跟姨丈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帶著自己的行李,以及給親戚的伴手禮,兩人邊走邊聊著路過風景的變化,跟搬家時比起來,這裡真的繁榮許多。

拓人邊跟奈緒聊天時,邊偷偷觀察著奈緒的表情,依然跟平常一樣,是那個冷靜乖巧的妹妹,看著對方四處觀望的模樣,拓人想到了幾天前,自己衝回家看到不用參加社團活動的妹妹,當自己脫口而出:「奈緒,我想去看海」時,妹妹臉上那錯愕的神情。

「為什麼這麼突然?」奈緒這樣回應自己時,拓人才想到自己似乎太衝動了,隨口說了一個理由,奈緒也沒繼續質問下去,只是垂下眼,說道:「如果是陪哥哥的話,這週末是可以,我沒什麼事。」從奈緒這句話,拓人猜想得到奈緒或許這禮拜依舊沒去社團活動,想到這拓人忍住想問對方關於社團的事的想法,微微一笑說道:「那就說定了喔,那麼行程就給哥哥排吧。」

奈緒聞言,也只是表情平淡,對自己點了點頭。

跟親戚打過招呼並放好行李之後,兩人借了親戚那邊的腳踏車,雖然現在的天氣騎腳踏車有點冷,但比起隨路亂逛,騎著腳踏車穿梭以前走過的街道還是比較有趣。

「雖然車站那邊很熱鬧,但這附近倒是沒變呢。」

「畢竟也才過了兩年啊……哥哥。」

兩人騎著腳踏車經過了商店街,小時候常常去的肉店跟蔬菜店都認出了她們兄妹倆,就被那些店家拉著問兩人最近過得好不好,奈緒在這種充滿長輩的場合,最常被提及的就是身高的話題,像是說「還會繼續長高嗎?」以及「有在打籃球嗎」,當老闆娘說道:「女孩子長這個高應該會很辛苦吧?」時,拓人忍不住抽痛了一下,但奈緒就只是一臉冷靜地回應這些長輩。

「花了好多時間呢。」

離開商店街時,兩人的淑女車車籃多了裝有蔬菜的塑膠袋,兩人嘴邊還沾上可樂餅的屑屑;在附近的街道騎車晃了晃,就這樣兩人不知不覺地騎到了兩人小時候讀的小學,雖然是假日,但是卻能聽到球場那邊傳來了人的聲音。

拓人偷偷看了奈緒一眼,他回想到了花谷在家庭餐廳說的那些事情,想得有些出神了,使得他沒聽到奈緒一直喊自己,「哥哥。」奈緒最後是拉了拉拓人的衣角,才喚回拓人的注意力:「怎、怎麼了嗎?」

「球場那邊好像有聲音,我想去看看,可以嗎?」

「啊,好啊,那我們先去停一下腳踏車吧。」

小學的籃球場有一群小孩子在打籃球,也有一些大人在旁邊,拓人一眼就認出那邊有一個大人是小學的時候,指導自己跟奈緒打籃球的人,原本想打招呼的又想對方正在忙,而且說不定對方已經不記得自己了。

跟拓人相比,奈緒則是一手抓著鐵網,非常專注地望著打籃球的小孩子們,其中有男生有女生,這個年紀的小孩不分男女,他們與她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快樂地打籃球--他們看了很久,看到那些人都準備回去了,奈緒跟拓人才離開了他們已經就讀的小學。

「哥哥,」走在往海邊的路上,兩人牽著各自的淑女車,慢慢地走著,奈緒突然開口說道:「前幾天是不是有人去找哥哥說了什麼?」

「咦?」

「果然。」拓人的反應在奈緒的預料之內,奈緒微微嘆口氣,表示她收到花谷的簡訊,其中提到了他私下去找拓人的事情,被奈緒那銳利的雙瞳注視著,拓人也說出花谷跟自己的內容。

當拓人將當天的事情,與對話的內容說完時,兩人剛好走到了海邊,映入眼簾的鉛色之海,就跟奈緒的表情一樣,十分平靜,卻又彷彿蘊含了什麼。

「抱歉哥哥,」聽完拓人的話許久,奈緒沉默了一會,然後吐出這句:「給哥哥添麻煩了。」

秋天的海邊沒什麼人,海浪拍打沙灘的聲音,奈緒的聲音背後墊著海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寂寞。

小時候曾經常跟家人一起來這一片海,拓人還記得奈緒還沒出生時,那年的春天才兩歲的自己被父親背在肩頭上,從沙灘的一頭走過另一頭,懷孕的媽媽則是在一旁微笑看著他們;夏天的時候,一家人會在這片海與其他鎮上的人,一同參加商店街舉辦的排球大會,沙灘時的灼熱隨沙貼在腳上的觸感,到現在還會記得;而曾有一年冬天,年紀很小的拓人跟奈緒曾經只有兩人,手牽手偷跑到海邊,看下雪的海。

「我們秋天時,有來過海邊嗎?」拓人光著腳丫子,捲起褲管站在海浪打得到的部位,感受冰冷的浪花一波波的打在自己的小腿上,真的很冷,而耳朵能聽見的就是海浪的聲音而已。

當拓人回頭時,只見奈緒坐在沙灘上顧著拓人的鞋子,跟兩人的包包與腳踏車,注意到拓人的視線,身上披著紅色外套的奈緒,對拓人微微一笑並揮揮手。

看到那個微笑,還有海風吹撫時,奈緒稍微被風吹亂的瀏海,拓人就莫名心頭一緊,奈緒平靜但小聲的聲音此時再次浮現腦海之中,那是剛剛奈緒跟自己說過的話。

「說實在的,我很討厭現在的自己。」

「我是真的很在意呢,被那些男生這樣嘲笑,但同時我也無法接受為了小時候那些玩笑而在意的自己……如果被別人知道了,應該會笑我吧,笑我為什麼在意那些玩笑。」

「……會想去唸女校也是因為,不想被男生再拿身高開玩笑的。」

「因為……我是真的在意呢,一直以來都很在意,同時又很討厭會去在意這些的自己……」

「然後就把自己變成現在這樣了,很傻吧?」

雖然總是很精明,做事很可靠的奈緒,但也只是十四歲的少女,但或許就是因為外在給她的期待,當她真正遇到這種事情時,卻變得無法訴說吧。拓人靜靜地這樣想著,他眨了眨眼,胸口蘊含著的情感就如同秋天的海風一樣。

「哥哥。」就在此時,奈緒對著拓人喊道:「阿姨問我們要回去了嗎--」奈緒的聲音使得拓人的視線轉移,拓人簡單回應之後也邁起腳步,慢慢地往奈緒的位置前去。

就在拓人穿鞋時,奈緒的聲音從旁傳來,奈緒正一邊拍著身上沙子,很小聲地說道:「我已經沒問題了。」

「看過海之後已經沒問題了,哥哥不用擔心的。」

「奈緒不用勉強喔。」下一秒拓人就迸出這句話,一說出口奈緒嚇到了,兩人的眼神盯著彼此,在那幾秒的沉默之中,望著奈緒眼中自己的投影,拓人說道:「奈緒……現在沒有別人喔,沒有別人會對著你說『不要在意』的。」

「其實小時候我很自卑,總是會想為什麼我明明是哥哥,奈緒不管是身高還是其他事情都比我拿手呢?」拓人臉上漾起了一抹淺淺的微笑,聲音很柔和地說道:「但是……奈緒也有自己的煩惱呢,雖然只是在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事,但是別人給妳的期待,還有妳對自己的期待,讓妳現在變得很難受呢。」

「……但是妳可以不用勉強自己的喔,」因為吹著秋風而變得有些冰冷的手,覆上了奈緒的肩膀,一邊聽著拓人的話,奈緒的眼垂了下來,頭也低了下來,瀏海遮住了她的表情,看不到奈緒表情的拓人,靜靜地說道:「因為這裡沒有別人,只有哥哥我而已。」

「哥哥是不會對你說『不要想那麼多』的,因為奈緒妳是這麼煩惱啊。」

「所以,不用逞強也沒關係的。」

當奈緒說完這一番話,拓人沒能聽到奈緒的回應,因為奈緒已經蹲下身子,像是小孩在看地上螞蟻一樣,她的臉埋入兩手掌心,拓人沒能聽到奈緒的話語,卻能聽到微弱的嗚咽聲,從那指間流洩而出。

於是拓人的掌心摸上了奈緒的頭頂,說了一句:「真的是,辛苦妳了。」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聽過奈緒的哭聲了,那像是小貓一樣微弱的哭泣聲,彷彿慢慢地慢慢地擴散,擴散到拓人心裡,又擴散到海浪聲、海風、海浪之中。

結果兩人到很晚才回到親戚家,因為奈緒不想被親戚看到哭得紅腫的雙眼,所以兩人繞了很遠的路,想當然爾兩人一同被親戚阿姨罵了。

明天就要回去白垣市了,奈緒洗完澡後換拓人去洗,奈緒站在親戚院子裡,抬頭就能看到白垣市看不到的星星,盯了許久,突然自己的手機響了,一看號碼一眼,奈緒愣了一下,但想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接起來:「喂?」

對方是花谷,沒預期到奈緒會接起電話,花谷反而嚇了一跳:「松、松井……?!」

「……有什麼事嗎?」

「那、那個……」

對方的聲音支支吾吾的,但到最後花谷還是鼓起勇氣,跟奈緒道了歉,不管是最近一直打擾奈緒的事情,還是以前,一直對奈緒開玩笑一事,從對方的口中聽到道歉的奈緒,老實說從以前到現在自己都有想過,如果花谷跟自己道歉了,自己會做出什麼反應呢。

但是,

「我知道了。」

奈緒的聲音很平靜,平靜到花谷的勇氣都是無意義的一樣:「我接受你的道歉。」

「是、是嗎?」

「但是,我是不會去同學會的,」

「……啊……這樣啊……」

「也請你不要再聯絡我了,看到你的臉,我就會想起不好的回憶,就這樣。」語畢,奈緒掛斷了電話,並把對方的號碼設成黑名單--做完這些行為後,奈緒卻發現自己的心跳,有點加速。

「……你是用什麼表情跟我道歉的呢?」

奈緒喃喃自語地說道,她想起在那個小學,每次遇到花谷都會被嘲笑身高的事情,但也想起了第一次遇到花谷時,花谷對自己說:「妳長這麼高超帥的欸!」並帶著微笑的模樣。

想起自己曾經喜歡過對方的心情,就更會想起,那個被對方嘲笑時加倍的痛苦。

緊緊閉起雙眼,腦海裡的回憶果然不是說想忘就忘的,但當奈緒再次睜開眼睛時,她對自己說了一句:「沒問題的,」

「這次是真的,沒問題的。」

「因為我不是一個人。」

「松井妳的狀況變得很好呢。」

「是的,拜教練所賜。」

某一天的中午,奈緒跟松田教練兩人一同待在體育館內做個別練習,因為奈緒休息了快一週的緣故,所以需要個別練習,看著奈緒的動作與爆發力還有專注力,嚴格的教練臉上的笑容很是滿意。

「話說妳們二年級也該做第一步的升學調查了吧?」在奈緒將球撿回來時,松田教練提及了升學的話題:「妳會直升吧?畢竟以妳的成績可以直接直升。」

「如果直升的話妳就能三年級後繼續專注打球了呢。」

「我……」奈緒搖搖了頭,說道:「我已經決定好,要報考別的學校了。」

「欸--是嗎?」松田教練臉上有著可惜,卻也有著驚訝:「是哪所學校?」

「我想要報考白垣。」

「男女合校嗎?真意外呢。」松田教練心中還是覺得奈緒不直升很可惜,但還是繼續問道:「有什麼原因嗎?」

「……籃球的話,在哪裡都能打。」奈緒拍打了手上了籃球兩下,然後拿在手中,轉身面對眼前的籃框,瞄準籃框的雙眼如同看著獵物一樣銳利:「我想跟我的哥哥唸同一所學校。」

語畢奈緒的雙臂往前一伸,橘紅色的籃球以一個完美的拋物線,落入籃框之中,在那一瞬間奈緒的笑容,是松田教練從沒看過的燦爛。

END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