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井拓人》《獲得勇氣的男孩》

這個褐色有點破舊的車票夾,總是一再地提醒我,我是個膽小鬼。

 

奈緒跟拓人時常一起出門,大多數的時候是陪著拓人去參加偶像的活動,而也有些時候也會是兩人單純出去逛街;有幾次在店裡,或是在車站遇到插隊或是不守秩序的人時,就算對方一看就比他們年紀大很多,奈緒也會直接出面指正。

「連排隊這種事都做不好的人,真沒大人樣。」

今年夏天有一次出遊時,又遇上插隊的人時,奈緒秉著那一雙銳利的雙眼,毫不動搖地直盯著對方,奈緒事後會露出鬆口氣的表情,且告訴拓人自己其實很緊張。

「是嗎……」還記得當時的拓人拍了拍奈緒的背,說道:「但是奈緒真的很勇敢呢,我每次都只能在旁邊看著……」

「勇敢嗎……我不是很確定我自己算不算勇敢,畢竟我只是說出我想說的話而已……」

「以我的角度看,奈緒是非常勇敢的人喔,」說到這拓人似乎感到不太好意思,苦笑搔搔臉道:「哥哥我倒是完全不敢呢……嘿嘿……真沒面子。」

聽到拓人的話,奈緒想了一會,隨後那雙與拓人相似的眼睛,直直注視著拓人,奈緒冷靜地說:「但是,我認為哥哥不是膽小鬼喔,」

「總有一天,也能說出自己想說的話的。」

奈緒對拓人說出這句話時,眼神毫無動搖,而在對方眼中,拓人看到的是面帶苦笑的自己。

 

隨著十二月的到來,整個日本都充滿了聖誕節的氣氛,因為天氣變得更冷也可以看到身邊的同學都漸漸圍起圍巾跟準備一些保暖小物,校門口的的行道樹也有一些葉子開始掉落了。

而就在此時,拓人被村上翔約了出去,十二月初的街頭已經可以看到許多店家推出聖誕節的促銷,也有許多聖誕節風的裝飾了,兩人邊走邊笑著說日本人到底有多喜歡聖誕節啊。

「欸……原來之前奈緒有這樣的事情啊,」從拓人口中聽到先前奈緒的事情,翔也是一臉意外,但隨後他的臉上也漾起微笑:「不過,能平安解決真是太好了呢,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說著說著翔的手也伸了過來,揉了揉拓人的頭:「阿拓是好哥哥呢!好乖好棒好厲害--」

「翔君……這邊是大街上呢。」被這樣對待拓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耳根微微泛紅著。

這次出來逛街主要是幫翔買要送給大島先生的聖誕禮物,途中拓人提及之前跟大吾前輩出去買東西時,被大吾前輩說品味很差的事情,結果翔聽到之後整個人笑得挺不直腰來。

「翔君……笑太誇張了啦。」邊說拓人邊發現店裡的人都在看這邊,不好意思跟沒好氣的情緒交雜著,但眼前一直笑著的人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只好把他拉出店內。

過了十分鐘之後翔終於笑過了,抹了抹嘴角的眼淚,翔搖著手說:「抱歉抱歉--實在太有趣了忍不住就……」

「哪裡有趣了嘛!」

「因為阿拓你的品味真的很怪啊,阿拓你總會喜歡很奇怪的設計跟吉祥物……不過沒想到會有前輩利用這一點,真是聰明啊……哈哈哈哈哈。」

「翔!君--不要再取笑我了--我自己已經知道我品味很差了啦!」

「不過上高中之後阿拓的穿衣風格有變好很多了欸!」翔一雙眼上下打量著拓人的衣著,滿意地點點頭:「跟以前相比,真的是烏龜跟月亮的差別呢!」

「因為有安理奈學姐教我怎麼挑衣服了!」拓人沒好氣地說道:「而且也沒你說的那麼誇張吧……我的穿衣風格真的有那麼糟糕嗎?」

「嗯,超糟的。」

「嗚哇!你居然是秒答……這讓人有點難過呢……」

面對臉有點垮下來的拓人,翔湊過來搭住拓人的肩膀,笑盈盈地說著:「好啦好啦別生氣啦。」

兩人就這樣邊聊邊走,走到下一個店家裡面,似乎還要花上好一段時間,才能選到適合大島先生的禮物。

 

「啊!是說大島先生他還喜歡聽搖滾樂呢!」

「那要不要去唱片行看看呢?」

因為找了男性服飾店或是家用品,都沒找到適合的,就在兩人煩惱這下要怎麼辦時,翔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大島先生曾經說過喜歡聽搖滾樂的事情,於是兩人走到了這一區最大的唱片行。

「有提過喜歡什麼樣的搖滾嗎?」

「嗯……」兩人站在搖滾樂的區域,面對拓人的問題,翔拖著下巴說道:「前陣子去他家時好像看到西洋搖滾的比較多,日本的搖滾樂倒是不多,雖然我們一起去吃飯時,大島先生聽到一些樂團的歌都會好像很有興趣的模樣……」

「欸……」拓人記憶中的大島先生總是板著一張臉,很難想像那個人會對什麼東西有興趣的模樣,但隨後又想這就是戀人之間的特權吧。

「阿拓你覺得呢?我要直接挑西洋歌嗎?」

「嗯……但是如果挑選西洋的團體的話,說不定會買到大島先生已經有的了呢,」拓人邊說邊拿下一張RADWIMPS的專輯,說道:「不如乾脆買日本的搖滾樂團,兩個人一起聽如何呢?」

「雖然有點大膽,但是或許可以讓大島先生聽到沒接觸過的音樂呢。」

「喔喔!不愧是阿拓!」

「順帶一提,我還蠻喜歡RADWIMPS的,」拓人將手上的專輯遞給翔,說道:「不過不知道大島先生喜歡什麼樣的,如果是注重歌詞的描寫,我覺得這個團就很不錯喔。」

「是嗎……我想想……」

兩人在搖滾樂團的區域站了很久,在追偶像的時候拓人也看了很多音樂雜誌,所以可以給翔關於挑選CD的建議,最後是買了某個樂團的演唱會DVD跟最新的專輯。

在等待翔結完帳時,拓人繞到了偶像的部門,雖然Palette的新專輯他已經買好了限定版跟一般版,拓人還是會習慣去看看,就在他想「喔,這個團的女孩子真可愛」的時候,注意到了有一個男孩也站在放男子偶像CD的架前,一個人有點唯唯諾諾的模樣,就連店員走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時,那個人都很驚恐的樣子。

「該不會那個人……」

那個人身上有拓人的影子,拓人忍不住心中有股猜想,而當翔結完帳,兩人一同要走出唱片行時,拓人看到那個男孩拿著兩張Palette的單曲去結帳了。

 

「那個阿拓,我有事情要告訴你。」

「什麼?」

買好了禮物之後兩人終於可以去吃飯,去了兩人一直都很喜歡的速食店了,在熱鬧充滿人聲的餐廳裡面,兩人原先是在聊著拓人最近追偶像的事情,然而在兩人飯都吃得差不多的時候,翔突然語氣一轉,看著那面顯凝重的臉,拓人也變得有點嚴肅,調整了一下坐姿說道:「……你要跟我說什麼事?」

「我……阿拓……我……」

翔吞了吞口水,這還是拓人第一次看到翔這麼緊張的模樣,見翔很難開口的模樣,拓人很貼心地手掌覆上他的手背,說道:「還好嗎?慢慢說沒關係的……」

「如果是很難開口的事情的話,還是你用寫……」

「我可能會搬家。」

「咦?」

翔不敢看著拓人的眼睛,稍微迴避了視線,望著桌面上吃剩下的,漢堡的包裝紙,望著這樣的翔,在吵鬧的餐廳裡面,那些人聲好像遠離了他們這一桌,翔的每個聲音每個音節都聽得非常清楚。

這樣的場景、拓人想起來了,很久的以前,在國三決定出路的時候,翔也曾經對自己說過,兩人在沒有人的教室內,聊起未來的事情,而翔對自己說了,不會升學,要留在家裡幫忙家中的便當店,那個時候雖然是沒有人的教室,但是外頭還是會有人的聲音,還有社團進行活動的聲音,但是隨著翔的話語,拓人總覺得那些聲音就像是有雙腳一樣,離他們越來越遠。

「醫生建議我爸不要做生意,暫時休養一段時間,所以我爸媽他們有打算先到新瀉……也就是我媽媽的娘家那邊休息,店的部份就暫時關一年這樣……」

「伯父還好嗎?」

「嗯……醫生那邊說有在好轉了,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更要好好休息,雖然我爸現在很少出現在店裡了,因為店有我跟媽媽在忙,關於這件事昨天我爸媽找我談過了。」

「事實上……」翔垂下了頭,拓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卻能看到對方的身體微微顫抖:「我的爸媽是希望我留在白垣市的,他們希望我可以繼續唸書……」

「翔君……」

「但是!」翔隨後立刻抬起頭來,會上揚的眼睛瞇成一條線,硬擠出平時的微笑:「果然我還是得去吧?我是家裡的獨生子……當然得跟著去才行……但是……這樣就要跟大島先生還有阿拓分開了呢。」

說到最後翔的音量又變小,頭跟著那變小的聲音垂下:「但還是該去……才比較好吧?」

拓人默默地看著他,沉默片刻後喊了翔的名字,而當翔一抬起頭,拓人就捏住了翔的臉頰,像是捏麻糬一樣往外拉,直到翔感到痛喊出聲,拓人才停止往外拉,周圍有些視線集中到他們的身上,但是拓人不在意這件事。

「蛙霍?(阿拓?)」

「……真是個笨蛋呢,翔君。」拓人面露苦笑,對著一頭霧水的翔說道:「你自己根本不是那樣想的,我覺得不要那樣逞強比較好喔。」

「雖然我不是翔君真正是怎麼想的,或許翔君已經有心中的答案了,又或許是沒有--」拓人放開了手,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剛剛翔君的笑容,明顯就是在口是心非喔。」

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翔盯著拓人,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阿拓看得出來啊?」

「當然囉,我們兩人認識多久了?」

拓人故意學習平時翔有點輕浮的口吻,被他的模仿給逗笑的翔露出了笑容,看到翔笑了,拓人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兩人離開速食店之後就沒有再提及這件事了,兩個人反而晃去了電玩中心,瘋狂地玩射擊遊戲跟音樂遊戲,但兩個人其實都玩得很爛就是了,還去了卡啦OK唱了很多偶像的歌,看到拓人跳偶像的舞翔還用手機錄了下來,等到回過神時都已經快要晚上八點了。

「嗚啊……都這麼晚了……」

「唱卡啦OK就是會忍不住一直延長呢……」

拓人與翔走在要往車站的路上,到了晚上就變得更冷,兩人忍不住把圍巾圍得更緊一點,邊聳著肩邊聊天,而在這段路上,拓人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再對翔說什麼呢,是不是可以再說些,此時適合說給翔聽的話呢?

「如果是可憐姊的話……會說什麼呢……」

懷抱著這樣的想法走到了車站,就在兩人拿著車票夾準備進入車站時,一個巨大的聲響嚇了他們一跳,不只他們身邊其他準備進入車站的乘客也嚇了好大一跳,那好像是有人踢開垃圾桶的聲音。

下意識地往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只見在車站前廣場的地方,有個明顯喝醉的上班族,他的前方站著一個抱著紙袋面露恐懼的男孩,而他們兩人的周遭除了被踢倒的垃圾桶之外,其他路人都刻意地保持距離,拓人一看到那男孩,就認出對方是今天在唱片行看到的那一位。

「怎麼了?」

「好像是不小心撞到人了……」

「欸……只是撞到而已有需要那麼生氣嗎?」

周遭的路人交頭接耳的話語流入拓人耳中,翔也拉了拉拓的衣角,小聲地說道:「阿拓那個人應該是喝醉了吧?沒問題吧那個男生……」

隨後翔發現了拓人的不對勁,喊了幾聲「阿拓?」拓人都沒有回應。

拓人沒有把翔的話聽進去,他的眼神直直盯著那個男孩子,只見那個醉漢上班族一直推著男孩的肩膀,在某一次推肩膀的動作後,男孩子手上的紙袋的東西掉了出來,當單曲掉在地上,壓克力盒因為撞擊發出清脆聲響時,拓人覺得自己腦海裡有什麼斷掉了。

同時又有什麼東西在體內萌發了,只見那個喝醉酒的人對著男孩說著:「一個大男人喜歡男偶像也太噁了吧?」的時候,甚至把男孩推倒在地上,還一腳踩上地上的單曲,塑膠盒破裂的當下,拓人聽到自己胸口那份炙熱爆發的聲音。

那一霎那,耳邊響起了可憐姊曾告訴自己的話:「『我無法坦率活著都是這世界的錯』,像這樣想就好了喔」

等到回過神時,拓人自己已經站在男孩與醉漢的面前,聞到對方身上的酒臭味,並接觸到那人視線時,拓人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

好可怕。

下一秒意識到了恐懼,但是拓人卻聽到自己的聲音,那因為恐懼而顫抖的聲音說著:「請不要這樣了。」

「這、這個人……只是不小心撞到您不是嗎?」

「蛤?」

醉漢的聲音非常大,酒氣噴在拓人的臉上時帶著一股很噁心的味道,拓人蹙起了眉,雖然害怕得不得了,但同時也有點生氣地握緊了拳頭,個子比對方小上一個頭的拓人怒瞪著對方:「我覺得您一個大人,做到這種地步也太難看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啊小鬼?」醉漢的上班族扯著嘴角,搖搖晃晃的伸出食指,越過拓人指著後方的男孩:「我正要代表日本的大人,好好教訓這個臭小子……這種喜歡男偶像的娘炮……就是欠大人教訓好嗎?」

「為什麼要說那種話呢?!」

聞言,拓人更怒了:「喜歡男偶像有什麼錯嗎?妨礙到任何人了嗎?」握緊的拳頭微微發抖著,那雙細長的雙眼蘊含著憤怒,聲音也提高拔尖:「我也喜歡男偶像!不如說,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就是偶像了!明明就沒有妨礙到任何人,為什麼就要被這麼說呢?」

「日本有像您這樣貶低別人喜好的大人,才是最可悲的事情吧?請您道歉!不只是把這個人推倒的事,也請您為了貶低他喜好的事情道歉。」

「如果要代表日本的大人的話,也請您拿出大人的樣子!」

一口氣說完這些話,拓人的心跳跳得劇烈,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都在因為激動而振動著,但是拓人毫無退卻意思地直視對方,那個人很像是被激怒一樣,就在他似乎要揪著拓人的領子時,被路人抓住了手:「適可而止了吧?」

「都被這個男孩這樣說了,你難道不丟臉嗎?」抓住醉漢的是一個中年男子,他這麼一開口身邊也有許多紛紛附和,不知不覺他們身邊圍著許多人,都用著責備的眼光望著醉漢。

「……切。」被眾人的眼神這樣注視著,醉漢也直接感受到了眾人給予的那股壓力,似乎也讓他的酒醒了一點,隨後醉漢咂了嘴抱著自己的公事包逃開人群之中。

因為人群的聚集也有警察跑過來,但知道只是普通的紛爭之後就走了,漸漸地人群也散去,只剩下拓人跟那個男孩還有翔,翔一臉擔心地跑來問拓人有沒有事,拓人一邊搖搖頭說沒事,緊繃的神經也緩緩紓解開來,拓人這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全身的筋肉也微微發酸,但胸口的熱意消散不去。

「啊……」突然想到那名男孩,拓人轉身看向他,那個男孩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拓人先是蹲下身把散落的CD撿起來,然後遞給男孩,仔細一看男孩的年紀比自己還小一點,可能是國中生吧,只見他怯怯地從拓人手上接過CD,拓人看著他的臉,說道:「你還好吧?」

「沒、沒事……」

「那就好……遇到這種事真是倒楣呢。」拓人邊說邊站起身,同時向男孩伸出了手,笑道:「站得起來嗎?」

「啊……可以的。」男孩呆楞地握住拓人的手,拓人一個使力將男孩拉起來,還借給對方自己的手帕,在對方拍拍身上灰塵時,拓人看了一下確定沒受傷,也放心許多。

「那我也就告辭了……」

就在拓人打算跟翔一起離開現場時,突然被那個男孩叫住,拓人一回頭與對方的眼睛對上,對方的眼睛中還有一些恐懼,但更多的是感激,男孩對著拓人深深地鞠躬,用著有些顫抖的聲音說道:「真的很謝謝你。」

「說真的……被那樣講時真的很難過,但是因為有你站出來說那句話,我有種被救贖的感覺……啊,好像有點太誇張了。」男孩抬起頭,稚氣未脫的臉綻起了笑容:「但是,真的很謝謝你……」

雖然腦海中浮現了「不客氣」的言語,但是拓人卻什麼都說不出來,想說的話跟聲音彷彿消失在喉間,他只能注視著對方,投以微笑--就好像是在對以前的自己微笑一樣。

 

「阿拓的車票夾也太舊了吧?」

「欸?」

「你好像是從國中就用這個呢。」

「……說得也是呢,不知不覺都變得破破爛爛的了。」

「找個時間也換一個吧?還是要我送你呢?」

「倒是不用了啦。」

翔跟拓人邊說邊走出了白垣車站,回家方向不同的兩人預定要在此分手了,翔看著拓人的臉,笑道:「感覺今天發生的事有點多呢。」

「但是阿拓今天很帥喔,不管是在餐廳,還是剛剛……」

冬天的夜裡,吹著令肌膚感到刺痛的冷風,翔圍著的米色圍巾也隨風飄逸,路燈之下的翔露出的微笑,在拓人眼中看起來有點遙遠、又有點寂寞,雖然不知道翔現在有什麼樣的心情,但是拓人看到那樣的笑容,只想告訴翔,他現在的心情。

「那個翔君,關於今天在餐廳提到的事情呢……」

望著自己倒映在翔的瞳孔之中,作為倒影的拓人也笑了,冷風將他的鼻子吹得紅紅的:「如果翔君不在白垣市的話,我大概會覺得非常寂寞吧,因為翔君是我在白垣市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但是,不管翔君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會是最支持你的人喔。」

「阿拓……」

「如果你搬家了我會一直打電話的!也會傳Line……我也想試試看手寫信呢,」與翔的表情相比,拓人臉上的笑容十分笑容:「所以,翔君不用害怕的喔。」

「翔君不是一個人的。」

聽了拓人的話,翔垂下了頭,帶著抽泣聲地說了謝謝,拓人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同時想著:「我也該做出改變了呢。」

數日後的上學日,一如往常的早晨,一樣的上學路線,這一天卻讓拓人格外感到緊張。

或許是因為放在書包內的車票夾不一樣的關係吧,不是那個破舊褐色的車票夾,而是嶄新的,美麗的天空藍與金黃相間的車票夾,裡頭當然放著自己視為寶物的簽名照,甚至不是放在書包內,而是掛在書包上。

這種小小的改變卻讓拓人緊張不已,從家裡走到學校這短短的路上,一直有種很怕人搭話的感覺,在放鞋子的時候,拓人才松口氣,有些汗顏地對自己說道:「我到底在幹甚麼呢……」

「一個人自顧自地在緊張。」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松井同學早啊!」

聲音的持有者是拓人的同學,戴著眼睛,給人一種狐狸的感覺,很符合他的姓氏,拓人也跟他打了招呼,就在狐塚放完鞋子時,狐塚鏡片之後的眼鏡突然一亮,說道:「喔!松井同學你換了車票夾嗎?我也很喜歡這配色呢。」

「啊……嗯,」沒意料到對方會突然提及這一點,拓人有點嚇到,但還是故作鎮定地說道:「我也蠻喜歡這顏色的。」

「嘿……有點意外呢,我還以為松井同學會喜歡更沉穩的顏色。」

「……因為,」總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拓人吞了吞口水,試著按捺心中的緊張,儘管心臟的聲音大得嚇人:「這是我喜歡的男偶像的代表色……」

心臟彷彿要衝破軀體一樣的鼓動著,噗通噗通地作響,因為害怕對方的反應所以稍微別開了視線,因此隨後狐塚的話,對拓人而言就像是神的語言一樣,觸動著他的心:「欸!所以松井同學喜歡男偶像嗎?」

「那你喜歡的男偶像是哪個團體呢?」拓人將視線重新轉移到狐塚同學臉上時,狐塚同學臉上的是單純不帶惡意的笑容:「松井同學常常戴著耳機,所以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你在聽什麼呢。」

「……啊,那,」拓人緊張地耳根都紅了,他搔搔臉說道:「今天下課時我們一起聽吧……?」

「可以嗎?太好了!」狐塚同學是真的很開心的模樣,看到他那純粹感到高興的姿態,拓人竟然有點想哭。

「那等等見囉松井同學,我要去職員室幫導師拿東西一趟!」

說完這句話狐塚同學就往教職員室的方向跑去,望著對方的背影,體內那種輕飄飄的感覺,讓拓人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作夢。

這不是作夢,一切都是真實的。

中午午休一個人坐在通往屋頂的樓梯,原本想去屋頂的但是屋頂的門是鎖起來的,拓人還有點輕飄飄的感覺,今天的下課一直在跟狐塚同學聊偶像的事情,還說好了下次要借給他BD跟CD,完全沒想過的發展讓拓人又開心,又害怕這一切都是作夢,所以拓人偷捏了自己的臉頰。

「……會痛,不是作夢呢。」就在此時手機鈴聲響起了,看了一下螢幕是翔打來的,於是拓人接起來,還沒說話就聽到翔說了:「阿拓,我有一件事一定要最先告訴你!」

「啊……嗯,是什麼呢?」從翔的聲音之中,可以聽出他難掩興奮的情緒。

「我今天跟爸媽談過了,我不會去新瀉喔。」

拓人一聽整個人站起來,又驚又喜地對著電話說道:「欸欸欸欸--!真的嗎!」

「嗯!東京那邊有認識的親戚願意讓我住在那邊,我也會去唸東京的專門學校學料理跟打工,雖然會離開白垣市,但是就在隔壁而已喔!」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呢。」因為翔的聲音很是高興,所以拓人確定這是翔自己真正想要做的決定,也會翔又可以繼續上學感到開心。

「嘿嘿謝謝……事實上,我很害怕,如果不去新瀉會不會看起來很不孝呢?也有很多考慮的因素……但是昨天阿拓的表現,還有阿拓的話真正給我勇氣。」

「……翔君。」

「那個有點膽小的阿拓也可以變成這樣呢!看到那樣的阿拓,我就也想留在這裡,也想去學校認識更多人,學習更多東西……」

「……阿拓,真的很謝謝你推我一把,以後還要請你多指教囉!」

拓人沒有回應,回應翔的是一陣沉默,而就在翔想拓人是不是怎麼了的時候,翔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吸鼻子的聲音,隨後是拓人明顯帶笑的聲音:「還請多指教了,翔君。」

「話說翔君,今天的天空很漂亮呢。」

「嗯對啊!今天天氣很好呢。」

拓人一手拿著電話,抬頭透過走廊的窗戶,看著今天的天空,那是令人心曠神怡的藍色,而金黃色的陽光撒在窗邊,非常美麗的景色。

「真的是,很漂亮的天空呢。」

如果是過去的拓人,恐怕還無法體會眼前這個景色,所帶給自己的感動,但是現在的拓人已經跟過去,有稍許不同了,雖然依舊蠻笨拙的,也常常很多地方依賴著別人,但是拓人稍微獲得了勇氣。

這份天空、還有包包上的車票夾,就是最好的證據。

《END》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