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垣高校》《我們的思春期》

          世界觀出自於噗浪企劃《白垣高校》

 

       第一章

又開始下雨了,就在即將邁入暑假的時候。

白垣市開始頻繁地下起了雨,鉛色沈重的天空與逐漸升溫的溫度,處在那濕黏又悶熱的空氣之中,使得人開始容易變得煩躁起來。

感覺沒有要停止的雨聲、不小心踩到水窪就會濺濕襪子跟弄髒鞋子、因為出汗而黏在肌膚上的制服,倘若說人類心中的煩躁,就像是積沙成塔一樣慢慢堆疊起來,那這些要素就是加速了堆積心中的煩躁值。

在被雨聲環繞的社團教室內,一群高中生正在開會,眾人的前方擺放著白板,門上的海報貼著「話劇社」,快要放暑假之前,一群人正在討論下學期公演的計畫,還有暑假活動的事宜,站在白板前,負責主持會議的少年正是話劇社的社長,白板被他有些歪斜的字寫得密密麻麻的,一旁的書記忍不住皺著眉抱怨社長,這樣寫字很難讓人做會議紀錄。

「就算我字再怎麼亂,好好地跟上社長我的步調才是書記的工作吧?」

「為什麼書記要做到那種地步啊?而且社長你的字實在太亂了,不只是我其他人應該也看不懂吧?」

「你們兩人要吵架的話就等會議結束吧!」眼看書記跟社長又要進入以往的鬥嘴模式,副社長立刻出口提醒兩人:「今天的主題主要是討論暑假的活動吧!不能把大家的時間都浪費在你們無意義的吵架上!」

「是野原先開始的!」

「明明是社長的問題吧?」

「好了--!不準吵架!」

不大的社團教室內,社員們把桌子靠在一起形成一個圓圈,在副社長努力拉回開會的主題之後,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說著各自的提案,但又不時地扯到其他話題去,只見副社長清秀的臉龐上,冒出越來越多冷汗,隨著外頭的雨聲,副社長的心中變得更加煩躁了。

「真是令人火大,社長也是大家也是,為什麼就不能安安靜靜開會呢……再不快點在這週呈上企劃書又會被老師罵了。」

鏡片之後的眼睛,寫滿了困擾,她望向鬧哄哄的社員們忍不住嘆氣,就在副社長想著:「今天的會議進度又要拖延了嗎?」的時候,在她的視線內,一隻手直挺挺地舉起來了,倘若要比喻的話,就像是一支旗子,在混亂的戰場上豎立的一支旗子,副社長與對方對上了眼,那瞬間胸口溢滿了安心感,對著那隻手的主人,從她口中躍出帶有期待的話:「松井學妹!」

「妳有什麼提議嗎?」

被稱作「松井學妹」的少女從位子上站起身來,少女蓄著俐落且露出額頭的短髮,她有著細長的眼睛,任誰都會被眼瞳之中的銳利,與她整個人散發出來的凜然氣給吸引目光,而就在她站起身時,那高䠷的身材也帶給周圍的人很大的存在,使得大家紛紛將眼光投注在她身上,不知不覺原本吵雜的社團教室變得安靜--在眾人的注視下,她張開嘴:「稍微整理了一下大家討論的想法,我想講一下我個人的意見--」

「雖然以社長為首,有幾位社員提出希望暑期可以舉辦夏季旅行,但是第二學期就有文化祭,考量到準備時間跟大家的行程,如果暑假的活動,只是單純地出去玩的話或許有點可惜了;而副社長段原學姐先前也提到了文化祭,以及接在文化祭之後話劇社的公演,應該要開始準備了,綜合兩方的想法,我的想法是……不過,我可以借用一下白板嗎?」

少女指著前方被寫得密密麻麻的白板,在社長點頭之後她走到前方,拿起板擦毫不留情地把文字擦去一大塊(擦掉的瞬間聽得到社長的悲鳴跟書記的叫好),接著她拿起白板筆,飛快地在白板上書寫著。

「社長跟段原學姐的意見都很重要,因此我考慮了對兩方而言都能滿足的方案,」在滂沱的雨聲之中,少女的聲音聽來卻鏗鏘有力,她的口吻配合著白板上的大字與說明的文字,使得非常有說服力:「那就是夏季合宿。」

「夏季合宿……?」社長愣著重複了少女的話,她點點頭,同時用食指指節敲了敲白板,點點頭:「社長跟副社長一年級時有辦過的樣子?我有看過以前的活動日誌。」

「欸……妳還會去翻以前的活動日誌啊?」

「松井學妹,妳已經有想法了嗎?」段原學姐彷彿用像是看著救世主的眼神,望著比自己還小兩屆的學妹,只見松井點點頭,轉身俐落地在白板上寫下整齊的文字,有條理地寫下數樣事項。

「如果從現在開始規劃跟做調查的話,大概可以在暑假倒數第二周舉辦合宿吧?在這之前也要先決定劇本,然後合宿期間可以做角色徵選或是演技的練習,至於合宿的地點跟住宿……」說到這,松井的視線投向坐在角落,也是三年級的小田學長,小田學長雖然身高也很高,但比較內向的他總是低著頭,與小兩個學年的學妹對上眼時,小田學長嚇了一跳,松井看著他說道:「我記得學長有親戚家是開旅館的,我在兩年前的活動日誌上有看到,似乎那次合宿大家就是住在那裡。」

「啊……嗯,我媽媽那邊的親戚是有在開旅館,兩、兩年前的時候,也是住在那邊的……」

「那!這次也就住在那邊吧!」聞言社長整個人眼睛為之一亮,而副社長也附和道:「那就請小田同學先幫我們問問看,八月底那兩個禮拜還有沒有房間吧?」

「啊、好的……」

「那麼!」另外一個一年級的同學舉起手,說道:「是不是今天就要決定好劇本比較好呢?」

「就算要找劇本也要先決定好方向呢,關於學園祭的話劇,我們來投票決定一下大概的劇種吧?」

「我!我提議我想演喜劇!」

松井話一出,大家就紛紛丟出自己的想法,例如社長就很想演喜劇,也有一年級生想挑戰音樂劇等,松井取代了社長的位置,站在最前頭主持著會議的進行,原本混亂而且沒有進展的會議,加快了速度進行,看著這景象,作為副社長的段原學姐心中很是欣慰。

「那麼,」松井凜冽的聲音彷彿箭矢一樣,一開口時就被射出,穿越因討論而吵雜的教室,而當松井一講話,眾人也就會安靜下來,她看著大家說道:「我們來開始表決公演的題目吧。」

「好的--!」

就在大家開始舉手表決時,段原學姐發現外頭的雨勢,似乎有稍微減弱了一些。

「今天真的太感謝松井學妹了。」

「哪裡,學姐過獎了。」

社團的會議結束後,松井留下來跟段原學姐,還有作為書記的野原學長三個人,一起整理會議的紀錄跟製作關於合宿的初步企劃書,在野原學長先去呈交會議記錄時,段原學姐停下打字的手,對著松井笑道:「妳別謙虛了,今天要是沒有學妹,不可能這麼的有效率呢。」

「學姐也辛苦了,誰叫我們社團隨性的人比較多呢。」松井奈緒在說話的同時,手也沒停著,這次決定的劇碼是悲劇,因此奈緒正在從過往的社團日誌中,整理相關的資料,同時想到了社長有點失望的表情,奈緒也苦笑起來:「似乎社長很失望呢,但也難怪,畢竟他很想演喜劇呢。」

「那個人一直都是這樣啦,跟他認識三年了永遠都是想演很熱鬧、很歡騰的劇情,」學姐一手托著下巴,嘆氣道:「每次說要試著寫劇本也永遠是三分鐘熱度,還以為他當上社長之後會長大一點,結果還是跟小孩子一樣呢。」

「像小孩子一樣嗎……」

「對對,那個人應該心智年齡還是小六男生吧,真是受不了他。」

雖然學姐嘴上抱怨,且擺出無奈的表情,但是段原學姐提及社長時,嘴角卻始終是微微上揚的,眼神也微微閃閃發亮,或許這就是女朋友的特有力量吧,再怎麼不滿對方的小缺點,提及對方時依然難掩那股幸福。

奈緒盯著學姐洋溢幸福的側臉,低頭偷笑了一下,然後將手上整理好的日誌堆疊好放在學姐的筆記型電腦旁邊,道:「我這邊的都整理好了。」

「哎呀謝謝,學妹可以回去了喔,外面還在下雨不要忘記拿傘了。」看了窗外,依舊下著雨,學姐說:「雖然雨勢有稍微變小,但淋雨還是會感冒的,路上小心喔。」

「好的,那我先回去了。」向裡頭的學姐微微行禮,奈緒關上了社團教室的門,時間已經有點晚,鞋櫃那邊的傘架已經沒什麼傘,奈緒的雨傘是百元商店買的透明傘,雖然便宜但十分好用,奈緒打開傘踏出校舍時,視線很自然地往體育館的方向看去。

在似乎沒有要停的雨勢之中,她一如往常地往體育館走去,小心地拉開體育館的門,跟以往一樣偷看著籃球隊的社團活動,籃球隊的人正在為了下學期的高中聯賽練習著,沒人注意到她。

盯著那些女孩子在體育館奔跑、傳球,球鞋與木地板發出清脆的摩擦聲,還有教練吹口哨那刺耳的聲音,這些看在奈緒眼裡,都是那麼的懷念,看著看著,奈緒的心更是沉了幾分:「……我到底,」

「是不是回來打籃球比較好呢?」

這樣喃喃自語的時候,奈緒回想起副社長讚美自己的話語,其實對她而言,那些事情都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想到那些讚美,就有股壓力壓在她的心上,使得她的心情如同現在的天空一樣,是沈重的鉛色。

松井奈緒是從國小開始打籃球的,起初是因為大自己兩歲的哥哥在打籃球,自己才想試試看的,之後就算搬家了、到不同的學校,唸了私立女校,也持續打著籃球,國三的時候帶領著學校的球隊,得到了非常好的成績,之後自己就投入了高中的考試,考上白垣之後,也有想過要不要繼續打籃球打三年呢--

「……但是,我好像一直都在打籃球呢。」

「也不是說厭倦了,而是……畢竟都上了高中,也會想試試看新的事情,想挑戰看看,自己還能做到什麼呢。」

而在奈緒這樣煩惱時,在哥哥的邀請下去看了舞台劇,自己的哥哥是偶像宅,所以他們一起去看的也是偶像主演的舞台劇,但是那次的舞台劇完全震懾了奈緒,看著舞台上跟自己年紀相差不遠的女孩子,如此神采奕奕且散發著光芒的同時,奈緒心中有個聲音一直告訴她:「就是這個了。」

一入學奈緒就加入了白垣高校的話劇社,雖然還沒有站上舞台的機會,但是在老師跟學長姊的指導下,漸漸覺得演戲很有趣,雖然社長是太過於隨性到有點讓人覺得困擾的類型,有的時候難免會感到焦躁,但整體而言還算是很快樂的社團活動。

只是偶爾自己還是會去質疑要不要繼續待在這個社團呢?

每每看著在體育館練習,或是打練習賽的籃球隊,「如果自己在那裡的話,是不是會更開心呢?」這樣的想法盤繞在奈緒心頭,因此她也時常會跑去偷看籃球隊的練習。

「夏日合宿啊……」被雨淋濕的柏油路很滑,奈緒刻意放慢腳步的走著,雨似乎開始慢慢變小了,撐著透明的傘,奈緒朝著回家的方向前進,同時想著,如果自己要開始做決斷的話,要什麼時候提出呢?

「如果要退社的話,應該在這學期結束前趕快說比較好吧,」腦海內浮現起副社長對自己飽含期待的眼神,對於自己考慮退社的這種想法,奈緒默默地產生了一股罪惡感:「話說回來,我是真的想退社嗎?」

「……像這樣雞毛蒜皮的煩惱,要去跟哥哥說嗎?」

因為附近的道路在施工的關係,奈緒繞了一點路,接下來要走過一個坡道才會看到自家的公寓--而就在奈緒走近那個斜坡時,出現在她視線的,除了斜坡與雨之外,是一個個滾動的蕃茄罐頭。

「欸?」

蕃茄罐頭從坡道的最上方滾了下來,與坡道上的水發出「啪咑啪咑」的聲音,愣住的奈緒眼睜睜地望著那些蕃茄罐頭從坡道上滾下來,最後滾到自己的腳邊。

「……總之先撿起來吧。」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還是先撿起了那些罐頭,先用自己的便當袋將濕濕的罐頭拿起來,就在奈緒微微皺起眉,思考:「這些蕃茄罐頭是……離家出走嗎?不對,不可能吧。」的時候,從坡道的另外一頭,傳來男性的聲音:「嗚啊,謝謝妳,那是我的罐頭!」

那是一個怎麼樣也稱不上有朝氣的男性聲音,而聲音的主人,則是一個二十來歲,身高很高且有點駝背,皮膚慘白,雙頰削瘦長得十分像爬蟲類的男人,與那個人視線相對的瞬間,奈緒才發現到一件事:

「啊,雨已經停了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