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垣高校》《我們的思春期》

          世界觀出自於噗浪企劃《白垣高校》

  第二章 

 

白垣市遠離商店街的地方,有一間店家和住宅合一的建築,一樓店家的部份原先是作為咖啡廳在經營,但幾年前似乎因為店主受傷,所以歇業了好一陣子,那棟建築也將近好一段時間沒看過有人進出了。

白垣市遠離商店街的地方,有一間店家和住宅合一的建築,一樓店家的部份原先是作為咖啡廳在經營,但幾年前似乎因為店主受傷,所以歇業了好一陣子,那棟建築也將近好一段時間沒看過有人進出了。

可就在那間咖啡廳即將被人遺忘的時候,今年春天起,那間咖啡廳又開始營業了,原本簡約質樸的裝潢沒有做太大的更動,只是在門口與室內增添了不少觀葉植物,木製招牌上的字,也從難懂的法文改成了日文,這間咖啡廳改名「日和咖啡」之後,在這稍微遠離人群的地方,從春天開始悄悄地營業著。

就這樣來到了夏天,在這酷熱的夏天,唯有暑假是學生們最重要的寶物,但有不少學生要在這個時候去夏季補習,還有頻繁回去學校參加社團活動。

「好熱……」

「真的好熱,我們抄小路去車站吧,我還要順便去商店街幫我媽買東西。」

「這附近有小路嗎……」

兩位穿著私立女校制服的女學生,用手搧著風邊抱怨著,她們身上的制服是附近某知名私立女校,因為離市區遙遠所以得靠著公車通勤,兩人剛結束暑假的補習並從學校回來,從公車站準備走到車站時,由於下午的天氣是實在太過炎熱,兩人便決定抄小路以節省時間。

兩人抄的捷徑需要走過幾條安靜的巷子,在那附近的住宅也看起來很老舊,而就在途中,一棟門口擺滿觀葉植物的建築,映入兩位女學生的視線之內。

「嗯?這邊什麼時候開店了?」

「咖啡廳?我還以為這邊是住宅區呢。」

望著門邊掛著的木製招牌,上面刻印著「日和咖啡」,門口擺著不少觀葉植物,從那綠意盎然的模樣可以看出它們被細心照料著,從附近的公園傳來了陣陣蟬聲,在這炙熱的下午裡蟬聲讓人聽得更加燥熱,於是其中一個女生提議道:「要不要進去坐一下?都經過這家咖啡廳了,而且我好熱喔。」

聞言,另外一個女生有點遲疑:「欸……但是……感覺這家咖啡廳有點可疑欸,總覺得也沒什麼人。」

「說不定裡面很多人啊。」提議進去的女孩子邊說邊直接握住門把,將門口推開時,玻璃門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打開的瞬間裡面的冷氣微微吹來很是舒服,就在那個女孩子心想「還不錯啊」並準備跟朋友說時,一看到裡面站在吧台的人,就「啪」一聲,把門關上了。

「妳、妳怎麼了?裡面很多人嗎?」

「不……好像還有位子,但……」回想起剛剛在吧台看到的人,對方慘白的皮膚跟爬蟲類般的長相,光是回想,就讓少女打了個冷顫,說道:「我、我們還是快去商店街那邊好了……」

「欸?妳怎麼了,剛剛不是還很有興致地要進去的嗎?」

「剛剛是剛剛,現在我的心意改變了嘛!」

「妳這樣我反而會很在意欸。」

「不、不要進去啦!」

就在兩人站在門口為了要不要進去而猶豫不決時,從通往商店街的那一頭,有一個抱著剛採買的東西的人,正朝店門口走來,看到那兩人猶豫不決的人,一個女聲響起:「是客人嗎?」

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兩個少女轉身看去,只見抱著紙袋的,是一個也穿著棕色圍裙,蓄著露額頭的短髮,身材十分高䠷的少女,看起來似乎是店員的樣子。

「外面很熱呢,」在兩名少女還沒反應過來時,眼前的店員臉上浮現淺淺的微笑,微笑使得她臉部給人的感覺變得柔和一些:「如果不介意的話,學妹們要不要來店裡坐坐呢?」

「沒想到會在這間店遇到已經畢業的學姐。」

方才在外頭遇到的這間店的店員,竟然也是

「我也嚇了一跳呢。」奈緒把托盤上的兩杯水放到兩位少女的面前,並遞上店裡面的菜單,微微一笑道:「看領帶的顏色,妳們還是中學部一年級吧?暑假去學校是為了社團活動嗎?」

「不是,我們是成績太差,所以要暑期輔導……」

「幹麻講出來啦!」

「因為學姐問我們啊!」

「但也不用說實話啊!這不就代表我們是笨蛋嗎!」

「呵呵,妳們感情很好呢,」看著眼前鬥起嘴的兩人,奈緒掩嘴淺笑著說道:「既然是第一次來店,需要幫妳們介紹一下嗎?」

隨後奈緒開始介紹起店裡的菜單,途中也詢問了兩位女孩子平時有沒有喝咖啡的習慣,如果沒有的話她個人推薦可以試試看店裡的咖啡歐蕾與鬆餅的組合。

「啊,加上鬆餅的組合好便宜。」

「因為我們店裡的鬆餅不是很好看就是了,跟味道相反呢。」奈緒苦笑道,在吧台的男子似乎身子微微震了一下,幾分鐘後,那一桌就點了兩份奈緒推薦的組合。

店裡面除了國中女生那一桌之外,客人也不多,配著店裡放送的輕音樂,以及飄散四周的淡淡咖啡香,營造出很悠閒的氣氛,奈緒將點單夾到吧台,並對一直都在吧台埋頭工作的男子說道:「店長,兩份組合,謝謝。」

聞言,男子微微抬起頭,皮膚在店內黃色的燈光下看起來沒那麼慘白,但依舊讓人看到他時,覺得跟咖啡廳的氛圍有些格格不入,然而奈緒是已經習慣了,對他微微點頭,再說了一次:「麻煩您了,我先去幫其他桌倒水。」

作為店長的人沒有回話,只是沉默地回以點頭,隨後轉身去準備咖啡歐蕾跟鬆餅,而在他默默準備餐點跟飲料的時候,奈緒則是俐落地接待客人以及處理一下雜事。

而在奈緒穿梭在各桌之間,努力工作的時候,在吧台的店長不時用眼角餘光瞄著奈緒工作的模樣,那沒什麼精神的臉上,正在思索什麼。

「……那兩個女孩子剛剛不進來果然是被我嚇到了嗎?」

森戶春彥,這個二十八歲的青年,正在一邊煎製不圓的鬆餅,不時用眼角餘光偷看坐在那一桌,正在跟奈緒聊天的兩個國中女生,一想到剛剛她們打開門後卻又立刻關上的瞬間,那速度快到他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句「歡迎光臨」,就眼睜睜看著眼前的門被大力關上。

以前森戶在咖啡廳工作時,想起當時站內場自己不需要去負責招呼客人,結果等到自己出來接管這間店後,才瞭解到招呼客人及吸引客人走進店裡,比自己認知中的還要難多了。

事實上不只是今天這一對國中女生,從春天下旬開始營業起,已經有不少年輕客人就是因為被自己這死氣沉沉,一點都不健康的模樣嚇跑了,會進來店裡跟變成常客的也都是單獨來的青年們,或是點了一杯咖啡就坐上一整天的老伯們。

「要是沒有那孩子,真不知道現在這間店會怎麼樣呢。」森戶店長在心中這樣說著,同時將眼前的鬆餅翻面,雖然外型醜醜的,但是那個飄逸在店裡的香味,就是美味的證明。

森戶跟奈緒是在一次雨後的下午相遇的,在七月的某個下午,森戶抱著自己剛採買的食材,走在濕淋淋的柏油路上,因為自己是從隔壁鎮的超市去採買喜歡的罐頭,結果回來白垣市時就迷了路,走到了住宅區附近。

「唔……還是說我要走這裡呢?」單手抱著已經有點濕掉的紙袋,另外一手還要撐著雨傘,整個人有點狼狽地在不熟悉的街道晃著,就在森戶腦內靈光一閃,想起「啊!走這裡好像可以回到商店街」的時候,一個腳滑整個人踉蹌了一下,儘管他努力穩住重心才沒有跌倒,可是紙袋裡面的蕃茄罐頭卻掉出來幾個,蕃茄罐頭完全不受控制地往前滾,就像脫韁野馬一樣往前滾啊滾啊,森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罐頭滾下眼前的坡道。

當森戶急急忙忙地跑過去,想看自己的蕃茄罐頭的下落,就看見一個穿著水手服的女孩子,將滾落到腳邊的蕃茄罐頭撿起來,抬起頭與自己對望的那雙細長眼睛,銳利且清澈不已。

就在那個時候,森戶發現雨停了。

結果那個女孩子--那一天的最後,森戶才問了她的名字,才知道她姓松井--還幫忙森戶拿東西跟帶路,走在那個女孩子身邊時森戶注意到這女孩子長得真高,森戶本身已經快要兩百公分了,鮮少有女孩子站在他身邊時,兩人的身高差距沒有那麼誇張,森戶內心猜想這孩子應該快要一百八十公分吧?

兩人肩並肩走了很長一段路,那是一段沉默的時間,森戶也有暗自想著「我這樣會不會被人認為是在援助交際啊?」,雨後的空氣很是舒爽,而兩人渡過的那個時間既安靜又漫長--最後回到店門口時,森戶暗自鬆了口氣。

「那個……」

「那個,」

就在森戶開口要道謝時,眼前的高中女生也開了口,當兩人的聲音撞在一起瞬間,少女也愣了愣,冷靜的眼中露出一點尷尬的情緒。

「啊,妳先講吧。」

「不……還是您先講吧,我的事情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嗯……我的也不是很重要的事……」

「可是……」

互相推託的結果就是沒人要先說話,森戶原本只是想說一句「謝謝妳,妳叫什麼名字?」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結果也講不出來,就在兩人大眼瞪小眼,氣氛十分尷尬的時候,森戶突然靈光一閃,隨後手指向自己的店,有點緊張地說道:「那、那個如果不介意的話……」

「要不要到我的店裡坐坐?」

下過雨的夏天午後,空氣格外清澈,而在當下森戶感受到兩人之間吹起了風,少女的髮絲隨風飄逸,而那雙雙眼盯著自己,雖然表情寫著一絲意外,但是她還是說了:「……是可以。」

「對了,我還沒問您的名字呢。」

「我嗎?我叫森戶春彥。」

「……我是松井奈緒。」

在下過雨的那個午後,兩人望著彼此說了自己的名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