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垣高校》《我們的思春期》

          世界觀出自於噗浪企劃《白垣高校》

   第三章

「我回來了--」

「喵--」

當奈緒一回到家時,邊發出撒嬌聲,邊跑到玄關迎接她的是家裡養的黑貓「雷神」,雷神原本是流浪貓,幾年前被哥哥拓人撿回來後,如今現在已經被媽媽跟哥哥拓人溺愛成有點圓滾滾的樣子,雷神蹭著奈緒的腳邊,奈緒輕笑道:「雷神我回來了。」

「喵嗚--」

「哥哥在家嗎?」奈緒邊說邊把雷神抱起來,往下延伸的貓咪身體似乎又加粗了一點,見那無法掩飾的贅肉,奈緒苦笑:「最近媽媽又偷餵妳了吧,這樣貪嘴不行喔。」

「喵--」

「妳根本沒在聽吧。」說完之後奈緒把雷神放回地板上,帶著自己的包包往房間走去,就在握著房間門把時,哥哥的房門打開了,奈緒的哥哥--松井拓人從房間之中走出來,一看到奈緒,那跟奈緒相似的細長眼睛洋溢著笑意,拓人露出暖烘烘的笑容,說道:「奈緒--歡迎回來。」

一看見那個笑容,打工一整天下來的身體的疲累都瞬間消逝了,奈緒微微一笑:「哥哥,我回來了。」

奈緒跟自己的哥哥松井拓人兩人差了兩歲,但身高卻差了很多,與自己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高相比,哥哥的身高從高一開始就沒有增長了,一直停在一百六十公分,而且兩人雖然長得很像,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完全相反,奈緒給人的印象就是「凜然」、「獨立」而且「冷靜」,但是哥哥的印象就是「可愛」跟「笨拙」還有「溫柔」。

但雖然有很多靠不住的地方,但眼前差兩歲的哥哥,是奈緒世界上最值得信賴的人。

「打工辛苦了,今天很累嗎?」

「還好呢……啊,可是我今天遇到母校的人喔,是一年級的學妹,但是是在我畢業之後的下一屆就是了。」

「欸欸那還真巧呢,」拓人眨了眨細長的笑眼,說道:「感覺妳工作應該熟練很多了吧,雖然妳是第一次打工,但奈緒似乎已經很習慣了呢。」

「是嗎?」受到了稱讚,奈緒表情則是很平靜,歪著頭,說道:「可能是因為店裡一直都不太忙,所以有很多時間去學習,而且料理跟飲料的部份也都是店長負責的。」

「是嗎?不過奈緒還是很了不起呢,哥哥給妳摸摸頭吧。」

「別這樣啦……」雖然有點害羞,但奈緒還是微微屈膝,因為兩人之間有十八公分的身高差,使得拓人得努力墊腳才能摸到自己的頭,被哥哥溫柔地摸頭時,奈緒的雙頰因為害羞與開心,而微泛紅。

「老實說那時候聽到奈緒要去打工,我也有點嚇到呢。」

摸完頭之後拓人也準備要出門了,在出門之前拓人這樣說道:「我還以為奈緒會暫時專注於社團呢,但是累積不同的經驗也是很好呢。」

「畢竟哥哥你也有在女裝咖啡廳打工嘛。」

「哈哈……啊,我該出門了,春名還在等我了,幫我跟媽媽說晚餐不用準備我的喔!」

「路上小心--」

奈緒抱著雷神,抓著雷神的貓手晃啊晃,並目送哥哥消失在門的另一邊,奈緒看著懷內的貓咪,說道:「雷神,今天哥哥不會在家呢。」

「喵--」

「對啊,他今天要跟男朋友約會呢。」

邊說奈緒邊摸了摸雷神的脊椎,聽牠發出「咕嚕咕嚕」聲,看著貓幸福的模樣,奈緒不禁想起了剛剛哥哥說的話。

「其實我也沒有想過,自己會開始打工呢。」

但是這一切,都要追溯到那個雨後的下午--

那一天,被森戶邀請到他店裡之後,奈緒坐在吧台看著眼前的男人製作飲品跟甜點,眼前的男人身材高䠷又十分消瘦,而且有一些駝背,給人稍許病懨懨的感覺,但是與毫無精神的臉相比,他的手卻是快速且熟練的,單單只是看著對方的動作,奈緒心底也開始對等等端上來的餐點產生了期待。

「抱、抱歉……我盡力了……」

然而端出來的鬆餅賣相實在說不上好,理應是圓圓的煎餅外圍都有些缺口,大小也不一,堆起來的鬆餅塔看起來也很歪斜,奶茶的部份倒是看起來很不錯,散發著甜甜的香氣,奈緒盯著那個鬆餅塔,臉上面無表情地心想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嗯……其實我做過很多次,以前工作也是站內場的,但怎麼做成品就是賣相很不好看……」森戶垂下眼,慘白的臉上擠出難看的笑容:「抱、抱歉,拿這種東西拿這種東西招待妳。」

「沒關係……那我要開動了。」語畢,奈緒拿起叉子,另一隻手拿著小瓶子,在鬆餅上淋上蜂蜜與楓糖後,小心地切開邊邊的一小角,用叉子前端插入鬆餅之後,放入嘴邊,一放入嘴邊,鬆軟又不會太乾的鬆餅,與楓糖、蜂蜜的甜味融合在一起,像是薄紗一樣,那股美味輕輕地鋪在奈緒的舌尖,就連吞下去之後,那股香甜與鬆軟也殘留在舌尖上。

「怎、怎麼了嗎?」

看著奈緒嘴巴含著叉子,雙眼睜得大大,雙頰微微泛紅,卻始終不發一語的模樣,森戶忍不住問道,只見把口中鬆餅吞下之後,奈緒直盯著森戶的雙眼,誠懇地說道:「這個非常地好吃。」

「真、真的嗎?」

「嗯,真的很好吃。」

奈緒說的是發自於內心的讚美,聞言,在少女毫無虛假的瞳中,倒映出來的森戶終於鬆了口氣,那因擔心而蹙起的眉頭,也放鬆許多。

「這間店是最近才開的嗎?」因為鬆餅真的很好吃,奈緒沒多久就吃完了,雙手捧著對方招待的奶茶,奈緒看了店內一圈,回想自己好像沒怎麼來過這間店,真要說的話,這一帶就算是搬在白垣市也有好幾年的她也沒怎麼來過。

「啊……」提及這個,森戶用那稍微有氣無力的聲音說道,同時臉上也露出微微的無奈:「春天的時候開始重新營業的,這間店本來是我親戚的店就是了,但在那之前都在歇業中。」

「是嗎,我之前都沒特別聽說過這間店呢。」

「不、不過這個地方,本來就遠離商店街有一段距離,又歇業一段時間……是說我也沒做什麼宣傳……」說著森戶臉上又出現陰影,似乎陷入沮喪之中:「其實這段時間……也沒什麼人……」

皮膚慘白且五官類似爬蟲類般的森戶,露出有點陰暗沮喪的臉,與咖啡廳的氣氛形成突兀的對比,奈緒忍不住心想:「好陰沉的人……這樣客人看到也會有點不敢進來吧。」

可是這種話對第一次見面的人,是不太能說出口的,奈緒很清楚這點,視線落到了位於一角的書櫃跟雜誌架,這才發現上頭放置的,都是關於表演、演戲、劇場等的雜誌跟書籍,尤其是書櫃更是擠得滿滿的。

於是,「您很喜歡舞台劇嗎?」奈緒這樣問了,那一瞬間對方出現了明顯的動搖,一雙眼睛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自己,看到對方的反應,奈緒忍不住心想道:「我是不是不該提這個。」

「那個……」

「我……」

當兩人的聲音又撞在一起時,兩人倏地同時閉上了嘴,望著對方,且兩人都沒開口,感覺現場的空氣流動的速度也變慢了,聽著現場放的音樂,還有牆上時鐘秒針走動的聲音,再看著眼前這名爬蟲類型男子,一副有口難言的模樣,奈緒暗自嘆口氣,心想這個人怎麼這麼不乾脆呢。

「那個,因為我看到很多關於舞台劇相關的書,」最後還是奈緒開了口,打破彼此之間的沉默:「所以才有點好奇這樣問。」

「這、這樣啊……」

「我在學校也是話劇社的……」

「欸!真的嗎?」

「啊、嗯。」

原本只是為了開啟話題而提及自己的事,然而森戶一聽到這件事,臉就亮了起來,那慘白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血色,看到對方眼神閃閃發光的模樣,奈緒反而有點錯愕,卻也心想:「這人原來還會露出這種表情……」

「嘿……原來妳才高一啊,因為妳看起來很成熟,我還以為妳高三呢。」

「嗯……」

兩人就著奈緒是話劇社事情聊了起來,森戶還跑到了奈緒旁邊的椅子,彷彿什麼開關被打開一樣,當奈緒談論社團事情時,森戶一臉聽得津津有味的模樣。

「所以妳還沒有上台演戲過?」

「嗯,第一學期就還是練習而已,社團公演就是第二學期開始的事。」

「這樣啊……」森戶展現出「原來如此」的表情,隨後他淺淺一笑,那是奈緒第一次看到他笑,那是一個小的幾乎看不到的笑容,僅僅就是嘴角稍微上揚了十五度而已:「不過感覺妳應該可以上台吧,要加油喔。」

這個人跟「加油」這個字感覺真不相符。那一瞬間奈緒是這樣想,隨後心頭變得一沉,奈緒盯著自己的鞋尖,淡淡地說著:「我……」

「我這種人真的可以上台嗎?」

奈緒心底想著,反正之後也不一定會遇到對方,就把一直盤據在心頭的事情說了出來,放棄了一直持續著的籃球,雖然不想放棄現在的社團活動,她討厭可能半途而廢的自己,但是卻又對於現在的社團活動,現在的自己,現在的處境,心中一直浮現著問號。

「我真的繼續這樣下去是好的嗎……」

以不急不徐的語速,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之後,奈緒突然感到兩頰有點燥熱,想著「我為什麼要跟這個人說這些呢。」隨後奈緒輕咳了一下,準備要轉移話題時,眼前的森戶突然說了一句:「真羨慕妳呢。」

「咦?」

「啊……抱歉說了突兀的話……」見奈緒錯愕的神情,森戶連忙解釋道:「因為我很羨慕妳,已經可以煩惱這些事情呢,我在妳這個年紀時,可沒想這麼多。」

「同時也覺得妳很厲害呢,雖然是在煩惱,但妳可以想這麼多,又很好地表達出來……」

對於他人的稱讚,奈緒已經很習慣了,但是完全沒有預想到會因為這一點被人稱讚,心臟倏地抽了一下,森戶望著奈緒,手指搔著臉,苦笑道:「那、那個……雖然從我這個第一次見面的人說這些有點怪,但我自己是覺得……」

「妳會這麼猶豫,不就是代表演戲對妳而言是跟籃球差不多的存在嗎?」

在瀰漫著咖啡香的空間,望著森戶那慘白、如同爬蟲類的臉,但不知道為什麼,隨著他臉上的苦笑的出現,奈緒竟聯想到自己的哥哥,想到哥哥聽完自己的煩惱後,露出的溫柔微笑,儘管兩人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

「雖然妳說妳很迷惘,可是如果……那份迷惘是因為『喜歡』的話,我覺得可以多試試看新的事物喔。」

說到這,森戶面露不好意思指著自己有些消瘦的臉,說道:「等出社會之後,變成像我這樣,就連迷惘的資格都沒有了呢。」

兩人的對話就結束在這一句有點消極的話,事後奈緒回想這句話時,都會忍不住思考森戶為什麼要這樣貶低自己呢?但那都是之後的事了。

「店長,外場我已經打掃好了,今天的營業額我也放到老地方了,零用金也沒有少。」

「日和咖啡」營業到晚上八點,而大概會花一小時進行閉店的工作,奈緒總是會準時在晚上九點時就把自己的工作做完,這一天也不意外,奈緒看著還在收拾吧台的店長,說道:「需要我幫忙嗎?」

「不、不用了啦,是我自己手腳慢……怎麼可以讓妳加班呢?」店長搖著手,說道:「今天也辛苦妳了,回家的路上要小心喔。」

聽店長這麼說,奈緒只是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畢竟當事人都不需要自己幫忙了,而就在奈緒換下制服準備回去時,被森戶叫住,當奈緒回過頭時,森戶兩手捧著一個紙袋,眨了眨眼說道:「請妳跟妳哥哥幫我試吃一下好嗎?」

「我想放在店裡當新品呢……但我不知道口味好不好。」將紙袋放在奈緒攤開的掌心上,森戶微微勾起嘴角,補上一句:「麻煩妳跟妳哥哥了。」

雖然說日和咖啡位於比較遠離商店區的地方,但沿路上的路燈數量不少,所以即使是晚上,奈緒也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能很安心,她邊走邊打開了紙袋,裡面裝的是形狀很不好看的餅乾,但是很香。

拿起一塊放進嘴裡,那安定的美味與餅乾的賣相成了一個有趣的對比,奈緒忍不住偷笑,心想店長的甜點真的一如往常地外型不太好看,但是內容很美味呢。

「哥哥一定會很開心吧。」將紙袋重新收回自己的包包內,想著哥哥吃到甜食的幸福表情,腳步就忍不住加快了起來。

與森戶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天,奈緒回去之後跟哥哥借了舞台劇的DVD,看著影像中那些女孩子在舞台上閃耀著,釋放著演技的模樣,奈緒在心中更加篤定了,自己想要變成那樣,於是到第一學期的最後一天,奈緒都沒有遞出退部申請,那之後也沒有再去偷看籃球社的練習了。

而在那一天,結束完第一學期的最後一次社團活動之後,奈緒來到了日和咖啡的門口,明明是放學時間,那一帶卻依舊沒什麼人的感覺,奈緒是為了謝謝森戶上次請的咖啡才來的,但在握住門把時,她看到玻璃門上貼了一張紙,上面寫著:「打工人員招募中。」

「打工嗎……」喃喃唸了一下上面的字,奈緒就想起了森戶當時告訴自己的話,在腦海裡面那幾句話微微閃耀著,盯著那張紙好一段時間,奈緒打開了門,在打開門的瞬間,隨著吹向自己的冷氣,森戶抬起頭來,兩人的眼神在當下對上了。

而奈緒高中的第一個暑假,也從那一刻開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