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嬌審神者》《她與她的初始刀》《歌仙兼定》

 

「如果知道妳的本性的話,這樣可能會把他嚇跑喔。」

「嗯,我知道喔。」

「……即使如此,妳還是要繼續下去嗎?」

「……但是,我只會這樣去愛人呢。」

「真是不風雅呢。」

「我知道喔,但是,愛本來就不是一件風雅的事情嘛。」

即使有稍微止血,但傷口的血還是滲出,或許是已經習慣那血的味道,刀劍男士們跟審神者都很冷靜,就這樣整個部隊抱持沉默的回到了本丸。

「在戰鬥中這種……程度很正常啦。」明明都已經沒有力氣了,青江還硬要帶著笑容,對著從頭到尾都垂著頭,一臉擔心的審神者,擠出一句話語,然而審神者聽了反而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歌仙見狀,皺著眉對青江說道:「受傷的人就少說幾句了。」

「哈哈哈……」青江虛弱地苦笑了幾聲,隨後審神者因為還要回報出陣的結果,便先離開了手入的房間,隨著紙拉門拉上的那一刻,青江的臉色又蒙上一層陰暗,冷汗滴了幾滴,看他那因痛楚而痛苦的模樣,歌仙就嘆口氣:「虧你能忍這麼久。」

「哈哈……好痛……」青江抱著肚子上的傷口,小心翼翼地換了個較舒服的姿勢,他深呼吸了幾次,想試著分散自己對痛楚的注意力。

為什麼要忍到這個地步?歌仙不需要開口也知道答案,他的腦海裡浮現了審神者那張小臉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又看了眼前這個,忍了很久才好不容易出聲喊痛的刀劍男士,歌仙在心中說了一聲:「辛苦你了。」

 

送青江去手入,並確認他無大礙之後,歌仙又要繼續忙其他本丸的事情,所有事情告一段落之後,已經夜深了;看著天上的滿月,歌仙的視線很習慣地移到了審神者的房間,發現對方的房內還亮著亮光,腦海浮現出審神者看到青江重傷之後,臉色發白的模樣--

「我是歌仙。」

歌仙站在審神者的房外出了聲,隨後就聽到審神者的聲音:「直接進來吧。」似乎跟平常一樣的聲音,然而歌仙還沒能放心,果不出他所料,一打開拉門,就映入眼簾的就是和式的房間,榻榻米、牆壁、還有茶几等,被刀劃得面目全非的模樣,而審神者站在刀痕班班的房間正中央,手拿著削水果的小刀,回過頭與歌仙四目相對。

兩人四目相對已久,隨後審神者露出了微笑:「歌仙,」

「我肚子餓了。」

聞言,歌仙嘆了一口氣,說道:「就算我擅長料理,也不是專門給妳做宵夜的。」

 

儘管如此歌仙還是做了茶泡飯給審神者,兩人坐在滿是刀痕的房間內,歌仙也做了自己的份,兩人默默地面對面吃著茶泡飯,當兩人的碗都空的瞬間,可以看到審神者心滿意足的表情,看到她那個很開心的笑容,歌仙說道:「心情好了?」

「嗯,果然心情不好就是要破壞東西跟吃飯呢。」

「把這裡弄成這樣,待會收拾要花時間吧。」

「不要小看未來的科技喔歌仙,」審神者笑了笑,那個笑容帶了點慧黠,跟白天時出現在刀劍男士、青江面前的笑容有些不同,那是只有歌仙才看過的,就在歌仙想「未來科技連這種等級的復原也能做到嗎?」的時候,歌仙注意到審神者的腳踝,一週前扭傷的腳踝似乎已經完全康復了,而且今天出陣時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問題。

可當歌仙提起這事時,審神者用平淡的口氣說道:「喔,那個傷幾天前就好了喔。」

審神者摸著腳踝,說道:「但我想讓青江多抱著我走一些,就說謊了。」

「……」歌仙的視線停在對方的腳踝,說了一句:「下次請不要再做這種事了。」

「嗯,短時間不會做了喔,」審神者邊說邊笑了出來:「因為受傷的把戲不可以那麼頻繁使用嘛。」

「要想好新的方法,慢慢拉近我跟青江的距離才可以喔。」審神者在說著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閃閃發亮,完全沈浸其中的模樣,看著她說著這話的眼神,歌仙微微地搖搖頭,說道:「我的主人到底在想什麼呢……」

「啊啦,歌仙不是最清楚的嗎?」

審神者湊到了歌仙的身邊,仰起小臉看著她,用只有歌仙才看過的笑容說道:「因為,你是我的初期刀跟近侍嘛。」

聞言,歌仙不發一語,因為審神者說的,似乎也有一半事實,而看著笑盈盈的審神者,歌仙也只能露出了苦笑。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Yume0216 的頭像
OsaYume0216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