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戀愛要從XX之後,才會開始響起旋律》

 

雖然感覺有點中二病,但如果要我形容活著這件事的話,對我而言就像就是在一團混雜著狗屎、花香以及玻璃碎片,而且又冰冷不已的泥沼之中打滾,在意識到「我快不能呼吸了」、「我快吃到屎了」、「我快死了」的時候,就要努力掙脫到泥沼的表面,大口呼吸。

而這一點也反映在我的夢裡,每天晚上每個夜晚我都會夢到好幾個我,有還在當童星的我,有中學時期的我,有現在的我,她們會聯合圍住我對我說教,在那個貼滿我的海報的狹窄房間。

「真是辛苦的人生呢。」

「這樣活著不會很累嗎。」

「妳應該活得輕鬆一點啊。」

「妳會活得這麼不快樂都是因為妳想太多了。」

「妳這樣難怪會被人說『小時候比較可愛』,醒醒好嗎!」

每天每天,從我一閉上眼之後,連讓我做美麗的夢、可愛的夢的機會都沒有,我就是跪坐在那邊,被那些「我」給說教著,而這樣的夢最後總會停在哭聲之中,我看著那些「我」邊罵著我,邊哭泣的模樣,老實說,心底超級煩的!

於是我叫出了聲,然後醒了過來,每個早晨幾乎都是一邊尖叫一邊醒過來,幸好現在住的公寓隔音非常好,不會被鄰居抗議。

但是喉嚨好痛,也睡的不好,我總是看著外頭的陽光,想著:「為什麼活著這麼痛苦呢。」

今天也是這樣想著,尤其今天剛好是每個月一次的日子,還是第一天,下體傳來的黏膩感跟刺痛感,這叫人怎麼不厭世呢。

「啊……對了今天有工作,」一邊刷著牙,我一邊看著鏡子的自己,嘴中的薄荷味讓人可以清醒過來,雖然我一點都不想醒過來,今天有網路節目的生放送節目,是在貓咪咖啡廳舉行生放送的聲優節目,因為跟學校有合作關係,所以每週都會讓像我這樣還是聲優學校新人的人上去。

但我其實很討厭這種露臉的節目,因為只要被人認出來我是誰,幾乎沒有好的事。

「……去死吧,你們這些人。」但我能做的,就只有看著鏡子裡面的我,這樣咒罵著,隨後,努力擠出看似親和的微笑。

「好噁。」我深深地討厭著這樣的自己。

「小櫻以前是童星吧?我來之前有做過功課喔,真的非常可愛呢,尤其是大口吃著起司夾心餅乾的模樣。」

「討厭啦前輩,你這樣誇我也不會有任何好處的喔。」

「哈哈,但是妳現在也長得很高啊!就跟模特兒一樣,一定有被人說過當聲優太可惜了吧?」

「呵呵,這可是機密喔,而且我現在很想在聲優這條路上好好努力呢,也想成為像前輩這樣角色配得好,又會主持的人。」

「喔喔,既然小櫻這麼說,我可要好好照顧妳了呢。」

你叫誰小櫻啊?而且幹麼一定要在節目生放送提及關於我的話題?你以為你是誰啊?叫你前輩也只是因為剛好同個聲優學校而已,你這個人,只不過剛好是配了人氣的男二就有點知名度,然後事務所就稍微推了你一下,就自以為自己是人氣聲優了嗎?還是吃屎吧吃屎吃屎吃屎吃屎!

--一直在想這些,在進行生放送時,我臉上掛著微笑,說著腳本上寫有的東西,以及身為人類應該要說出的社交語言等,但是我心底始終在屬於自己的黑色泥沼中,想著這些東西,充滿毒素的話語,如同黑色焦油一樣湧上我的喉頭,又痛又辣的,但是我無法說出口,只能一再地把它們吞下去。

從彩排、準備、等待以及節目正式開始,總共花了六個小時,店內的那些貓都不知道已經睡了幾輪了,終於結束之後,主持的前輩問我要不要去喝酒,但我以「抱歉,等等要跟朋友一起吃飯」為理由回絕了,為了避免被纏上,我躲到了廁所去,這個狹窄又幾乎沒什麼味道的廁所,在此時此刻竟讓人如此安心。

但我的體力與精神已經要到極限,拜夜晚的說教大會所賜,我幾乎沒有一天是睡好的,每次一出門、一工作要跟別人進行交流時,我身處的泥沼就會變得更稠,流動速度更加變慢,也讓人更難以掙脫出來,在泥沼之中我都是使勁全力地想要逃出來,但當被人提及過去的事時,我的身體就像是被戳了一個洞又一個洞,我的體力,我的所有精力,我的燃料都從那些洞裡流出--所以此時的我快到境界了,我快不行,倘若廁所的門此刻被突然打開,一個變態殺人狂要殺死我的話,我大概會一個求救的聲音都說不出來吧--

「那樣……的話可能比較輕鬆也說不一定。」下體一直流出來的血,又黏又溫熱,那種能量從體內流失的感覺,太噁心了讓我覺得現在誰來把我捅死的話,反而對我而言是解脫吧。

但是不會有殺人狂的,有的只有貓咖啡廳的工作人員,敲著廁所的門說道:「客人,您還好嗎?」

那個暖暖的女聲將我從被殺人狂亂刀捅死的妄想與期待之中拉了回來,看來是因為我在廁所太久的關係,有客人去反應了。我深吸了一口氣,重新切換到社交的模式,雖然我覺得只能再撐半小時,但如果不從這個廁所出去,那就太丟臉了。

但是我錯了。

我以為我可以,撐過三十分鐘的,但當我一打開門,與那個工作人員對望時,那一瞬間我的雙腳一軟,跪在了磁磚地板上,那個女孩子靠了過來,緊張地問了我怎麼了,我的冷汗一直一直流,胃中翻攪著,有什麼黏稠又酸的東西在我的喉間打轉。

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不能動了。

誰來救救我。

我的世界是一團泥沼,而我此時即將被泥沼吞沒--就在我這樣想著的時候,一個柔軟、帶有香氣的東西貼上了我的臉頰,我一抬頭就看到一雙,跟我截然不同的眼睛,還有一個聲音問道:「妳要不要緊?不舒服的話,要不要叫救護車呢。」

叫救護車就太誇張了--但是在這泥沼之中,那個聲音把我拉了出來,於是我順著那個香味、那個聲音、那個好像是被溫柔給製造出來的生物靠了過去,在那個時候,我看到她的胸口上別了一個貓咪名牌:「清水立夏。」

把那個名字記在我腦海中的某個角落,然後,我--

「嘔嘔嘔嘔嘔嘔--」

大吐特吐了一番。

這就是我跟未來的女朋友,最初的相遇。

 

END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