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咲》《櫻色的指尖》

大遲到的咲也生日賀文。

 

想為了特別的你,獻上只有你才可以擁有的禮物。

「我要給你的禮物,還有這個喔。」

在咲也生日即將結束的五分鐘,至把咲也從房間內叫了出來,經歷了結束一天被大家祝福的日子,咲也的臉上寫滿疲倦跟睡意,但同時也有著難以掩蓋的幸福感,對著這樣的咲也,至送上的是一張名片大小的紙。

「欸……這個是……」一聽到對方要給自己其他的禮物,咲也先是愣了愣,然後從對方手上接過那張紙時,眼睛又睜得更大,像是要把那張紙給穿透一樣盯著瞧,見他那樣至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難為情。

那是一張「實現咲也的願望」券,用空白的名片跟水性筆繪製而成的,左下角還小小的寫著「限定佐久間咲也使用」,就在至因為咲也死盯著的反應,而感到十分不好意思時,咲也抬起臉來,向至綻起了笑靨:「謝謝你至先生!」

「我會好好保存的!」

「雖然這番話也是挺讓人高興的,」對著咲也閃閃發光的雙眸,至苦笑伸出手,撫上了那柔軟的頭髮,笑道:「……但還是要用喔,咲也。」

「畢竟這是身為戀人的你,才能收到的禮物呢。」

距離送給咲也那張願望券也過了兩個禮拜了,真澄的生日都過了之後,至才突然想到:「咲也是不是不想用那張券呢……還是真的打算直接收藏起來了。」回想起咲也拿到那張券時的表情,至心中又更確定這個可能性。

「是不是用錯了攻略呢……嗯……」至的兩手沒有停下動作,飛快且熟練地控制著遊戲手把上的按鈕,眼睛倒映著遊戲的畫面,他一邊回收著還沒有解開的遊戲結局,腦子裡想著其他的事情──也只有咲也可以讓他在打遊戲時,分心去思考其他事情。

與咲也交往也有兩個月了,但相處了一年之後變成了戀人,好像彼此之間的相處模式也沒有什麼突破性的變化,甚至在迎來兩人成為戀人之後,第一個咲也的生日時,也是跟滿開的大家一起過的。

但是至當時在看到咲也收到其他人的禮物時,看到咲也努力抱著大家送的禮物時露出的笑容,以及自己的禮物也混雜在別人禮物之中的那個畫面,突然覺得、那個畫面有一點刺眼。

所以至才會臨時生出那一張願望券,在製作的同時也在心中吐嘈自己說:「又不是幼稚園兒童了……」然後在沒有其他人的場合下把那張願望券給他。

「雖然咲也好好保存也是挺讓人開心的啦……」盯著眼前的通關畫面,至喃喃說道,他想著,自己果然還是貪心的大人呢──貪心地覺得這樣還不夠,貪心地希望咲也可以用那張券,向自己許願。

因為不管給予什麼,咲也都會很開心,所以更希望他可以有向自己索取的那一天。

望著眼前螢幕的幸福結局,至忍不住想:我果然是個貪心的大人啊。

「嗯?咲也這個時間怎麼在外面?」

「啊,至先生。」

在距離宿舍不遠的轉角處,剛下班的至跟穿得一身輕便的咲也遇上了,至回想了一下咲也似乎今天早上有打工,就再問道:「你剛結束打工嗎?」

「不是的,打工在下午就結束了,」咲也搖搖頭,從口袋裡面拿出一張紙條,說道:「好像有一些調味料沒有了,所以我就出來幫忙買東西。」

「嘿──真是勤奮呢。」從咲也手上接過紙條,至看著上面寫的細項,發現除了調味料以外還有一些零食跟飲料之類的,大概是順便幫其他人一起買的吧:「這麼多你拿得動嗎?」

「放心好了!」咲也舉起右手臂,邊拍了拍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且有些得意地說道:「我最近才被丞先生稱讚我稍微長壯了呢。」

「這點東西沒問題的!」

望著咲也的笑容,至稍微想了一下,隨後對著咲也微微一笑,說:「咲也,稍微等我一下好嗎?」

「嗯?」

至的話讓咲也不解地眨了眨眼睛,而倒映在那雙圓滾滾瞳中的,是至優雅但是又溫柔的笑容。

十分鐘之後依舊是那身西裝的回到了咲也身邊,但從兩手空空這一點,可以看出他只是回宿舍放公事包,至對著咲也說道:「我們走吧。」

「欸至先生要陪我嗎?」說出這句話時的咲也臉上立刻顯露了喜悅,但隨後又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為了避免他說出推託的詞語,至說了他也要補充冰箱的可樂存貨了。

「因為活動明天就要開始了,到時候可沒時間買可樂了喔,好了快走吧。」嘴上說著怎樣都好的小謊,至兩手搭在咲也的雙肩,邊說邊稍微使力道:「再不快點超市就有關門了。」

「啊、好、好的!」聞言咲也的笑容更加燦爛,而或許是心中的那一份開心,抑或是肩上傳來的、至那稍微低一點的體溫,咲也的耳根開始微微泛紅,那微微的泛紅像是櫻桃的顏色,倒映在至的視線裡。

兩人走到了距離最近的超市,因為快要打烊的關係很多東西都賣得很便宜,就在要付款時至原本要掏出自己的卡,連忙被咲也說左京先生有給經費了,還說如果不拿收據回去應該會被左京先生「提醒」。

「也是呢。」至點點頭將收回皮夾,但他自己的可樂可不能報公帳,所以至依舊將皮夾拿在手上,他排在咲也的身後,看著咲也在等待店員刷條碼時,打開皮夾點錢的姿態,突然在那皮夾之中,看到了自己送給咲也的「許願券」,從那個反光來看,似乎咲也還把它護貝了,就如同自己所猜想的,咲也好好地保存著那張「許願券」。

「該開心嗎?應該是該開心的事情吧。」排在咲也後面的至,很熟練地掏出了信用卡,刷卡結帳,等待店員把那些可樂給裝袋,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他腦內想著那張許願券的模樣。

等至買好可樂,提著自己的塑膠袋離開收銀台時,超市內也響起了準備打烊的廣播,咲也跟至連忙快步離開超市,看著咲也提的塑膠袋整個沉甸甸的,至就叫住了咲也:「咲也。」

「嗯?」

「來,交換。」

沒等咲也反應過來,至就從咲也手中取下那個沉甸甸的袋子,那個重量出乎至的預想,但至還是笑著將那個袋子拿過來,然後把自己的可樂交給了咲也,咲也一臉不好意思地說道:「至先生,那個很重的!」

「沒關係沒關係,」

「但是……」

「不然我們來做個交換吧,咲也,」至對著咲也笑了笑,在超市即將熄滅的霓虹燈燈光下,至那個笑容帶著有些若有所思的感覺,咲也盯著那張好看的臉一會,最後接下了至那個裝有可樂的袋子。

「什麼交換呢?至先生?啊,是要幫忙抽卡嗎?」

「不是唷,嘛,如果要幫我抽卡當然是大歡迎,但是是別的事喔。」

「欸?難不成是演戲相關的事情嗎?如果我可以幫上忙的話,請儘管說!」提及演戲的事,咲也的臉似乎亮了起來,看著他眼中的熱忱跟純真,至笑著說道:「哈哈,也不是呢,我只是想問──」

「咲也沒有希望我為你做什麼嗎?」

此話一出,不管是咲也,還是至都愣了一下;至原本想的台詞是「關於生日給你的禮物,你有好好保存嗎?」然後再慢慢帶到許願券的話題,但是沒有想到自己脫口而出的卻是這麼直接性的問句;而在至眼前的咲也,先是一愣,然後在至的注視下,一股淡淡的粉紅從他的脖子慢慢往上蔓延,最後整張臉都染上了那個顏色,就在至因為這個反應而感到有些意外時,超市的燈完全熄滅了,不只是招牌的霓虹燈,連旁邊的路燈都熄滅了。

在這個月亮被雲遮住的夜色之中,至聽到了咲也小聲,破碎的聲音:「真、真要說的話……」

「……是有的。」

進入四月之後,在這時節裡,天氣也變得更不穩定,還不是能安心換上短袖就出門的天氣,走在夜晚的街上,當一陣風吹向兩人時,除了一絲涼意之外,還飄來了淡淡的花香。

這是一個還稍嫌一點冷的春夜,但至的掌心卻很燙,真要說的話他的體溫也有些身高,但這都比不上從剛剛到現在,一直赤著臉,體溫有如小孩一樣高的戀人,兩人手牽著彼此的交界點,從掌心到指尖都是,那裡的溫度熱得嚇人。

「希望可以跟至先生一起牽著手走回去。」咲也提出這個要求時臉已經紅得不能再紅,看到他那模樣,至似乎也被感染到了那份害羞,當下沒有回話,則是伸出手,牽起了咲也空著的手。

在牽起對方的手那一瞬間,至突然想到,這是兩人交往之後第一次在外面牽手,之前沒有這個時間、也沒有什麼契機可以這樣做,意識到這點之後,至感到更加不好意思的同時,也調侃著自己:「又不是年輕人了……居然為了這種事感到難為情。」

寂靜的夜晚、溫度不高的夜風、像是小孩子一樣溫度極高的戀人,兩人牽著彼此的手,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是聽著彼此的腳步聲,就這樣走著走著,經過某個公園時,又吹起了夜風,隨後數片粉色的櫻花吹入兩人視線,至跟咲也不約而同地發出:「啊!」「啊。」

隨後兩人又很有默契的看向彼此,對著這突然的異口同聲有些驚訝,大眼瞪小眼幾秒後,兩人「噗哧」一聲笑出聲,重疊的笑聲打破了剛剛彼此之間的寂靜,兩人之間又回到了以往相處時的氣氛。

「說起來也已經四月了呢,要進去看看櫻花嗎?」

「好的!」

無人的公園內,幾盞路燈照耀著,這個公園的周遭種滿了櫻花樹,櫻花已經盛開,在夜晚的路燈的照耀之下,有種妖艷的美感。

「好美……」至身邊的咲也雙眼直盯著眼前的櫻花,隨著夜風微顫的櫻花連同夜景一同倒映在他的眼瞳中:「雖然在中庭也能看到夜晚的櫻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景色有點新鮮呢。」

「也是呢,在宿舍裡面沒有辦法這麼安靜地看櫻花吧。」

「因為宿舍裡一直都很熱鬧呢!」

「也是……」

就在此時,咲也轉過頭來,抬頭看向了至,隨後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然後說道:「總覺得很開心呢。」

「可以跟至先生『這樣』單獨賞櫻……謝謝至先生給的禮物。」

聽了咲也這番話,至望著那個純粹的笑靨,反問道:「真的這樣就好了嗎?」

「咲也只要這樣就滿足了嗎。」

突然,兩人所處的公園刮起了一陣大風,身旁的櫻花樹的樹枝被吹得大力晃動,大量的櫻花花瓣也掉落在兩人身上,身上沾滿櫻花的咲也眨了眨了眼,對著至苦笑,咲也會表現出這個表情,是至沒有想過的,包括之後咲也給的答案,也是至的意料之外。

「……果然什麼事都無法瞞過至先生呢。」

「好可愛……居然還送我許願券……這是手製的吧。」

從至那邊收到許願券的那個晚上,咲也躺在床上,盯著那一張用名片製成的許願券,興奮得快要睡不著覺,雖然第一時間是想著「把它好好保存起來吧」,但心中另一個聲音又告訴自己說:「不要白費至先生的心意,想想要許什麼願吧。」

「可是想要許的願望太多了,結果拖到都已經四月了,要不是至先生詢問我,我可能還會繼續磨蹭到四月結束呢……真是不好意思……」講到最後咲也的臉更加通紅,一臉害躁。

這下換至愣住了,但同時也覺得心上的大石鬆懈下來,隨之而來的是一種莫名的喜悅,在至的心上慢慢滋生,望著眼前的咲也,至先是微笑,原本想說什麼的,但是隨後卻忍不住大笑出來,在深夜的公園內,至掩著嘴笑出聲,甚至笑到眼角滲出眼淚來。

「至、至先生!?怎麼了嗎?」

「哈……沒事,」笑得太用力至有點累了,用手背擦掉眼角的眼淚,看向有點擔心自己的咲也,至好看的臉上浮現了溫柔的笑容:「好久沒這樣笑了呢……

「沒、沒事嗎?」

「沒事沒事,我只是很高興而已。」說這些話時至也有一些難為情,但是比起難為情,更想把自己現在心底想的說出來:「沒想到咲也這麼貪心呢。」

「欸!?」

「但是我很開心喔,謝謝你,咲也。」

「那個……嗚啊……!」突如其來的感激讓咲也有些措手不及,而下一秒至突然又牽起了咲也的手,像是怕他跑掉一樣握得緊緊的,然後至笑著對咲也說道:「但是這種小事的話是不用許願的喔。」

「這是戀人的義務喔,咲也。」至邊說,邊將視線投到眼前的櫻花樹上,因為剛剛的大風的緣故,至的身上也都是櫻花花瓣,粉色的櫻花與至發紅的耳根一樣,都是粉紅色的。

「不需要許願也可以做到的。」

聞言,咲也的世界內被『戀人』這個重要的字眼給充斥,他對著至的測臉,大聲且有朝氣地回應著:「……好的!」

「呵呵,好大聲啊。」

「啊……抱歉……嘿嘿。」

兩人牽著彼此的手,盯著眼前在夜晚中盛開的櫻花樹,明明很清楚得快點回去才行,但當有一方準備開口時,就會感受到對方的手稍微用力的一下,彼此交疊、相纏著的,櫻色的指尖,似乎還要再過一下子才會捨得放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Yume0216 的頭像
OsaYume0216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