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兵》《捧花》

       時間點設定為兩年後,萬里姐姐結婚的設定。

                「喂,你一個人在這裡幹麼。」

                發現萬里不在宴會現場時,被左京拜託了的十座找了整層樓,就在十座想著該不會攝津那傢伙跑去別層樓時,就在廁所旁走道,一個露天陽台的地方發現了穿著白色禮服的萬里倚靠著欄杆的背影。

                當十座叫住了萬里時,萬里看見是十座的瞬間那個表情也很令人玩味,在那寫著「居然是兵頭」跟「怎麼會是兵頭」兩種情緒的眼瞳中,倒映著十座面露問號的臉:「……攝津,

        「蛤?幹麼啦我只是來吹吹風而已啦。」萬里揮了揮手對著十座說道:「一定是我姊或是左京哥叫你來的吧?」

        「……為什麼你手上會拿著那個?」

        被十座這樣問道,萬里才看向自己伸出欄杆垂下的那隻手,看著自己手上拿著的花束,才恍然大悟地回道:「喔這個啊,剛剛酒席結束後我姊去換第二套禮服時,突然塞給我的。」

        「……為什麼?攝津你又不是女的。」

        「我才不知道呢!」就在此時兩人都聽到了,從宴會廳那邊傳來的興奮的尖叫聲,聽著盡是由女孩子的聲音組成的尖叫聲,還有最後的「我搶到了!!」的聲音,兩人腦子裡面都不約而同地猜想剛剛應該是在搶捧花吧。

        「真拼命啊──女孩子果然是想要結婚的吧,那有必要搶個花束搶個要死要活嗎。」想著裡頭現在一定是極為興奮的狀態,萬里一臉「現在不是回去的好時機」的模樣,而十座則是走到了萬里身旁,他看著萬里手上的花束,說道:「那攝津你把你手上那個給她們好了。」

        「笨──蛋,說蠢話之前動動腦子啊,」

        「蛤?」

        「這可是我姊給我的東西,如果轉交給別的女人我可會被老姊揍死的──」萬里的話讓十座腦海裡想起萬里姊姊的模樣,萬里的姊姊是一個豪爽且作風大方的女子,很難想像印象中那個穿著新娘禮服的女性會揍人,於是十座皺著眉頭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萬里。

        「那什麼眼神啊兵頭。」

        「……聯想不到那樣的人會揍你。」

        「蛤?她只是用化妝技術跟白紗掩蓋一切而已。」

        「……有那麼誇張嗎。」

        「有些事情是只有家人才知道的,你也有弟弟應該也能理解吧?」

        此番話讓十座一下子理解了,那個醍醐灌頂的瞬間也反應在十座的臉上,捕捉到這個表情變化的萬里笑了出來,隨後萬里就聊起了姊姊的話題,以前怎麼跟姊姊相處之類的,雖然話題之中不外乎都是姊姊生起氣來有多恐怖,像是在抱怨姊姊一樣的內容,但十座看著萬里一直帶著微笑的表情,還有那稍微哭過而有些紅的雙眼,十座才理解了為什麼萬里要獨自跑出來這裡吹風。

        就在十座提及了「攝津、眼睛很紅喔」的時候,萬里先是一愣,然後抓了抓頭:「這也沒辦法啊──不過真虧你能發現到啊。」

「明明就只是個兵頭。」

「喂你什麼意思。」

        「是說如果是你你也會哭的吧?」萬里轉過身,改以背靠著欄杆,在轉身時他手上的花束因為這個動作的關係,有幾片花瓣掉在地上,萬里盯著掉落在腳邊的花瓣,說道:「就算是兵頭,在婚禮上也是會哭吧。」

        語畢,十座不解地沉默了一會,就在萬里想「喂──這不是需要思考這麼久的問題吧──?」時,十座才突然出聲,用有些生硬的語音說道:「無法想像……九門的婚禮嗎……」

        「怎麼可能是你弟的啊!」

        「九門才剛高中畢業,要談到結婚還太早了吧!」

        「就說你弟不是重點啦!」

        「蛤?」

        望向十座納悶的臉,萬里抓了抓頭,突然將手上的花束遞到十座面前,隨後他別過臉說道:「當然是指你跟我的婚禮上啊!」

        此話一出,萬里就後悔了,腦內出現大大的大字,寫著:「我在講什麼啊──這是求婚嗎?!我現在在跟兵頭求婚嗎?在這種場合?我是白痴嗎?」雖然萬里臉上依舊一副風平浪靜的臉,但心中可是波瀾不斷,不停冒出的冷汗與漲紅的脖子,使得穿著白色禮服的他看起來有些狼狽。

        而十座的反應也讓萬里有些焦急,有在萬里的心臟已經以過高的頻率跳動了不知道幾百下之後,手上的花束被接過,而在萬里轉過頭想看十座的表情時,一整個花束打在自己的臉上,畢竟對方可是兵頭,那股力道讓萬里忍不住叫出聲來,花束裡得的花也因為衝擊而花瓣散落在半空中。

        「幹麼啦兵頭──!」

        可就在萬里想要一把抓住十座的衣領,準備又要吵架時,他在散落的花瓣之中,看到十座垂下的視線、發紅的耳根,還有看起來不像是不情願的臉,看到那個表情的瞬間,萬里伸出了雙手,踏出了一步,緊緊地抱住了眼前的兵頭。

        儘管十座一直用力拍打他的背,或是姊姊給的花束掉落了地上,而萬里清楚再不回去應該又有其他人要來找他們了,但儘管如此,萬里還是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Yume0216 的頭像
OsaYume0216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