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神者系列》《山姥切國廣跟爛爛的飯糰》

 

「早安啊,手入辛苦了。」

「……喔。」

山姥切一從手入部屋走出來,就與端著托盤的鯰尾撞個正著,鯰尾一臉笑盈盈地,手上的托盤放著幾個飯糰還有味增湯,似乎就是今日的早餐,聞到味增湯發出的香氣,山姥切也不免感到肚子餓了,畢竟從昨日進手入房間之後,他就沒有吃過什麼。

「「人類的身體真麻煩……」一邊這樣心想的時候,山姥切注意到今天本丸的早晨似乎比較安靜一點,接著他就聽到鯰尾這麼說:「對了,今天主君大人臨時要回現世,所以其他人都先去遠征了。」

「我們這一隊昨天才剛出陣過,所以今天就是內番組了喔。」

「……知道了。」山姥切低聲回道,正準備直接走去廚房時,又聽到鯰尾帶笑的聲音:「對了,山姥切,今天的早餐很不一樣喔--」

山姥切沒有回頭,然而停下了腳步,見那白色的背影,鯰尾一邊笑一邊說道:「是主君大人親手做的喔--」

「……?」望著鯰尾躂躂跑掉的背影, 山姥切臉上寫著疑惑,不解鯰尾特定跟自己說這句話的意義,突然從肚子裡傳出「咕嚕咕嚕」的飢餓聲,山姥切摸了摸肚子,轉身往廚房前去。

放在廚房桌上僅剩一個托盤,托盤上就如鯰尾剛剛拿的一樣,上面放著盤子跟味增湯,盤子上有著幾個飯糰,盯著那幾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三角飯糰,山姥切下意識地說了一句:「意外地還像個樣子嘛……」

說完山姥切愣了愣,隨後某一段記憶就隨著味增湯的香氣,一同流入他的腦內。

 

「沒想到付喪神的學習能力這麼高呢。」

聞言山姥切抬起了頭,白皙的臉蛋上沾滿了泥土跟灰塵,很奇妙地是他身上的白布沒有沾到一絲塵土,山姥切直視著眼前的狐狸--依照審神者而言他好像是機器人,雖然山姥切不知道什麼是機器人--,只見「牠」看了一眼山姥切正在工作中的菜田,繼續說道:「大概再過幾天就能收成了呢,不過『那孩子』可以弄個田弄這麼久也是出乎我們意料。」

山姥切沒有回話,只是眨了眨眼,機器人口中的那孩子就是將自己召喚出來的人類,名稱為審神者的存在,是一個有著軟綿綿笑容,皮膚死白的男子,被召喚出來之後,審神者又召喚了幾把短刀,然後他們的工作就是先學習如何整頓本丸,像是拔拔庭院裡的雜草之類的。

「付喪神們就先看著審神者怎麼做吧,畢竟剛拿到人類的身體。」雖然機器人這麼說,但山姥切他們沒什麼時間好好適應人類的身體,原因就出在他們的主人--審神者實在太沒用了,而且身子也比外表看起來還要虛弱,連同山姥切在內的刀劍男士們實在看不下去,紛紛捲起袖子上前幫忙,只讓審神者做最簡單的打掃。

「碰!」

突然之間從長廊的那一方傳來了木頭碰撞的聲音,嚇得機器人跟山姥切一大跳,隨後從那邊傳來了審神者的聲音說道:「我、我不要緊的--!只是撞到東西……」

山姥切無語,他記得審神者應該是被分配到擦拭長廊,這麼簡單的工作也會撞到東西嗎?一邊這樣想時,他也聽到機器人這樣說著:「……看來這位審神者以前在家真的是個小少爺呢。」

「不過菜園這裡你應該沒有問題了,我去他那邊一下。」

說完機器人就踏著小小的步伐跑開了,意識到臉上的汗水,山姥切隨手抹了一下臉,卻因為手上的泥土的關係,使得他的臉看起來更髒了,但他本人沒有發現這件事,只是繼續蹲下身,翻著土,撒種子,做著這些看起來不像是刀應該做的事情,待會他還要拔雜草跟澆花。

山姥切默默地做著機器人分配的工作,人類的身體用起來意外地順手,只是隨著太陽慢慢下山,天色的漸暗,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軀有些疲累,但他還是持續做著,因為沒人說可以停,大腦此時只塞得下上面交代下來的事情--

 

「山姥切?」

當審神者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時,山姥切才回過神來,審神者的笑臉後方是太陽下山後,已經完全入夜的庭院,太專注於自己工作的山姥切絲毫沒發現,就在想著「已經天黑了啊」的時候,山姥切發現審神者一直盯著自己,於是他幾乎是反射性地開口:「你那眼神是什麼意思?」

「啊……沒有,」審神者連忙搖搖手,說道:「只是看到你臉上跟身上都是泥土……覺得你好努力啊……」

「……泥土?」山姥切看不到自己的臉,但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運動服還有雙手,從上面的塵土大概能猜想得到自己的臉是什麼樣子,但對此他只是淡淡地說:「……反正我跟這種髒東西倒是很合不是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審神者面露苦笑,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尷尬,就在山姥切想著這人找自己有什麼事的時候,剛好審神者就開口說了:「對了,我是來告訴山姥切,洗澡水放好了,短刀們先洗好澡了,就等你洗好一起開飯了。」

山姥切皺了皺眉:「……我不需要吃東西。」才剛說完,一陣「咕嚕嚕」聲就從山姥切的聲音流出,這從沒聽過的聲音嚇了山姥切一跳,眼前的審神者也愣住了,下一秒山姥切看到他對著自己露齒一笑:「那就是肚子餓的聲音喔。」

「人類的身體如果不吃東西的話就會倒下,到時候就不能戰鬥了喔。」審神者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只見他往前踏出一步,兩人身高似乎是一樣的,因此那烏黑帶笑的眼眸是平視著山姥切的眼,山姥切可以在對方眼中看到自己的模樣,審神者笑著對山姥切說道:「山姥切,今天一天辛苦你了,好好洗個澡,一起吃飯吧?」

 

「好普通的味道。」

如果審神者在的話,此時的飯廳會是熱鬧的早餐時間,然而此時只有山姥切一人,其他還留在本丸的人都先去做內番了,山姥切咀嚼著審神者做的飯糰,老實說是很普通的味道。

山姥切在本丸第一次吃到的食物也是飯糰,是審神者自己做的晚餐,老實說與其說飯糰,不如說是一團飯被拼湊成球狀,吃起來散散的,裡面的餡料還會一直掉出來,跟那個比起來,山姥切心想自己現在吃的應該算是一種奇蹟了。

「……原來已經過這麼久了……」

從散散爛爛的飯糰變成普通的飯糰,不知不覺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山姥切嚼著嘴中的米飯,意識到那個身體虛弱、完全沒有生活能力,只會傻笑的男子,如今也是能做出普通的飯糰了。

當眼前的盤子空無一物,山姥切舔了舔嘴角,眼神投向飯廳裡,審神者吃飯時坐的那個位置--那一瞬間,他突然很懷念那個爛爛飯糰的口感,以及突然很希望那個人可以快點回來。

為什麼呢?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Yume0216 的頭像
OsaYume0216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