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人與奈緒》《在沒有雨水滋潤的星球上是無法付出愛的-上》

《上:十四歲的自尊》

 

「奈緒真是完美呢,聽說最近又拿了獎。」

「而且又一直都是當班長呢,商店街的大家也都很喜歡你們兄妹呢。」

「不過以女孩子而言,小奈緒是不是長得太高了呢?」

「最近的健康檢查結果不是又長高了嗎?」

 

--「畢竟奈緒是女孩子家,長太高也不太好呢。」

 

「松井,妳怎麼了嗎?」

秋高氣爽的十月的某個禮拜一,奈緒所屬的籃球社也正在準備冬季的比賽,從第二學期就接下隊長職位的奈緒,理應是最需要繃緊神經,帶領大家的時候,但是今天的社團活動,教練給的內容是自由練習,奈緒則是被叫到籃球場的一旁,松田教練抱著胸,坐在椅子上盯著奈緒,那嚴肅的臉上,似乎也帶著對這隊長的擔心:「妳已經連續幾天都這種狀態了,雖然妳該做的工作都有做,但是妳應該可以做到更好吧?」

「在我眼裡看來,妳似乎因為什麼事情而分心了,在球場上沒拿出百分之百的專注,可是會被小看的,妳還是隊長呢。」

松田教練雖然很年輕,社團活動之餘又是個很親切的大姊姊,但是說起重話來則是每句都鏗鏘有力,松井奈緒微微低著頭,臉色慘白地聽著教練說教,教練說了很長很多的話,隨後嘆口氣,一臉「我沒話可說」的表情,對著奈緒說道:「算了,妳今天就回去吧。」

聞言奈緒猛然抬起頭,那雙雙眼不再冷靜,而是透露一種驚慌,看到那眼神,與其注視的松田教練,眼神很是銳利:「妳這個隊長暫時不用來社團活動了,等妳狀態回復之後再回來吧。」

「教練!請等一下!」奈緒握緊拳頭,教練的話將她臉上剩餘的血色全部奪走,奈緒忍不住提高聲音,從倏地拔高的聲音中可以聽出她的迫切:「我沒問題的,請讓我休息一天就好……」

「我叫妳休息就給我休息!」教練的這句話是用吼的,音量大到蓋過整個籃球場,不少社員停下手邊的動作,紛紛往球場邊看去,奈緒的背感受到眾人的視線,那些視線就像是針一樣,戳在她的身上,讓她整個人變成洩氣的氣球,只能無力地垂著身體,小聲地說道:「我明白了……」

當奈緒準備踏出體育館時,被學妹叫住了,一直都很尊敬奈緒的幾個學妹拿著毛巾,臉上寫滿擔心地說道:「松、松井學姐,外面很涼,用這個先把汗擦乾吧……」

「學姐身上出了很多汗……」

「……謝謝妳們。」奈緒接過了毛巾,對著她們微微點點頭,轉過身拉開體育館的門,踩著沈重的腳步踏出體育館時,奈緒能聽到社員們的竊竊私語,哪怕她們再怎麼壓低聲音,都還是能聽到的。

「奈緒學姐好可憐,不過最近的學姐真的有點心不在焉呢。」

「畢竟剛接隊長,可能壓力很大吧,不過沒想到學姐會這樣呢……」

「但是教練也太過分了吧?再怎麼樣也不能當眾罵人啊。」

「就算松井學姐再怎麼能幹,也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啊。」

 

「我到底在幹甚麼呢。」

奈緒坐在地上,門口,聽著裡頭傳來的籃球拍打地板的聲音,鞋子的摩擦聲,還有人的交談聲,她將自己臉埋在毛巾裡,這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可以現在就大哭一場的話,或許自己就能舒服多了吧。

可是她是不容許自己在外面哭出來的,而她也不會任自己,為了自己正在煩惱的事而哭,想到教練對自己期待,學妹、同年級的社員以及學姐等對自己的眼光,她無法哭出來,只能大口地吸氣,想用這個動作,讓自己鬱悶的心稍微等到解放。

松井奈緒就是這樣的十四歲。

她的自尊,是不會讓她心中出現的假想觀眾,看到她的眼淚。

「我覺得奈緒最近怪怪的呢。」

「小奈緒最近怎麼了嗎?」

白垣高校的行道樹跟校園裡的樹,也開始逐漸轉紅,綠色跟紅色的顏色交雜在一起,再過一段時間學校的樹就會全染上好看的朱紅色了吧,放學時間拓人跟翔兩人正聊著Line,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奈緒最近怪怪的事。

「昨天也是回家時有點沒精神的樣子……她似乎暫時跟社團活動請假了,不知道怎麼了。」

「欸……作為哥哥的你應該有去關心吧?」

「當然有,但是……」拓人腦海裡浮現了奈緒微笑說「沒事的,只是太累而已」的模樣,發出訊息道:「看到本人似乎不太想說的樣子,我就不會繼續問她呢。」

「以前奈緒要考女校時,她也是一臉不太想說實際原因的樣子呢。」

「我想也是,畢竟就算你們兄妹感情再好,也會有不想說的事情嘛,只希望小奈緒可以好好休息囉。」

「說得也是呢……我有在想奈緒是不是因為接了隊長的職位,給自己壓力太大了。」

「啊也有可能呢,畢竟小奈緒責任感很強嘛。」

翔送出這句話時還送上了一個嘆氣的熊貓貼圖,拓人靜靜地望著「責任感」的字眼,心裡想的是別的東西--就在此時,一抹幾近「刺眼」的金黃色躍入拓人的視線內--校門口有一排的行道樹,在楓紅色、綠色交錯的顏色底下,一個染著金髮,耳朵穿了洞,背後有一把很大的電吉他,穿著不同學校制服,在一群立領制服跟水手服之中格外顯眼的少年,臭著臉,雙手抱胸站在那裡,打量著經過他的人們,似乎正在找誰一樣。

「嗚啊……好搶眼的髮型……」拓人暗自在心底這樣想,當眼神與那人對上時,拓人微微點頭之後打算快步離去,但是在即將越過那個人時,手臂被人抓住了,拓人錯愕地看著對方,只見對方眼神堅定地看著自己:「你是松井拓人大哥對吧?」

「欸……是……我是松井拓人沒錯……」

「果然是你啊!」

聽到拓人報上名字之後,眼前的少年眼神發亮露出了笑容,那瞬間拓人就明白了,這個人是在找自己啊,注意到兩人現在這姿勢似乎有些吸引了旁人的注意,於是拓人另一隻手指了指白垣高校對面的家庭餐廳,說道:「這邊好像說話不太方便……」

「要不要換個地方呢……嗯……我要怎麼稱呼你呢?」

「花谷克樹嗎……原來你還在唸國中呢?因為你個子很高,所以我還以為你跟我同年呢。」

「哈哈……是嗎?聽到人這麼說還蠻開心的。」

拓人邊把對方的學生證還給對方,與外表不同,花谷克樹意外地是個還蠻老實的人,拓人說要請客他也只是很客氣地點了飲料吧,同一張桌子上,他的面前擺著可樂,拓人的面前則是放著裝飾可愛的冰淇淋聖代。

「那麼,」拓人開始拿起湯匙準備吃聖代,同時看著對面的花谷克樹問道,「花谷找我有什麼事嗎?我們有在哪裡見過嗎?」

「啊……你應該不記得了,」花谷指指自己的臉,他這人笑起來時,會流露出十四歲男孩有的稚氣:「我們是同一個小學的。」

「欸?難道你以前也是住在……」

「對,我也是那個城市出身的。」

聽他這麼說,拓人不禁對眼前的少年興起一股親近感,花谷是去年因為父母離婚的關係,才跟著父親一起搬到東京市的,聽花谷這麼說,拓人才隱約回想起,以前還在唸小學時,有時候到中年級的教室找奈緒時,好像有看過這個孩子。

「所以你是奈緒的小學同學囉?」

拓人的話讓花谷同學有些動搖,聊天之間而展露的笑容也僵在臉上,看對方明顯動搖的反應,拓人就猜想道:「莫非你是為了奈緒的事情來找我嗎?」

拓人時常被人說「在想的事情寫在臉上」,似乎花谷也是同一類型的人,拓人話一出,花谷的臉上寫了「難道你是超能力者嗎」的臉,看來這人也是個好懂的人。

在拓人的注視下還有配著拓人嚼嚼草莓聖代的咀嚼聲,花谷有點緊張地搓手,說道:「我……我是來想請松井大哥……可否安排我跟松井奈緒見面?」

花谷表示他們以前的小學準備舉辦一個同學會,像花谷這種後來搬走,沒有跟大家一起唸同個中學的人,也收到了主辦的訊息--

「嗯?那這樣的話,奈緒應該也有收到吧?同學會的通知之類的。」說到這裡拓人疑問地問道,花谷點點頭:「是的,主辦說也有傳給她……」

「那你到時候就會遇到奈緒了吧?為什麼還要特地找我呢?」

這句話彷彿戳到花谷的痛處,花谷盯著桌上已經沒有氣的可樂,默默流下一滴冷汗,說道:「松井奈緒應該不會去同學會吧,因為不想見我。」

「欸?」拓人停下了手,湯匙上挖到一半的冰淇淋掉回去了杯子裡面。

花谷反覆地搓著手,讓人擔心他是不是會把手磨破皮,他的眼神也開始有點游移:「我……暑假時在東京的煙火大會,有遇到松井奈緒一次,那個時候……她馬上就跑走了。」

「啊。」聞言,拓人想起了,暑假最後一天自己跟奈緒一起去煙火大會時,奈緒的異狀--難道是因為,遇到這個人了嗎?拓人忍不住握緊了另一隻藏在桌面下的手,繼續聽花谷說著。

「後來透過朋友也有獲得她的聯絡方式,但這段時間試著發訊息給她,都沒有得到下落,我想……她或許不太想見到我吧。」

「所以才會來找松井大哥,可否安排我跟她見個面……」語畢的下一秒花谷雙手撐在桌面,頭垂下對著拓人說道:「麻煩你了!」

他的語氣很真誠,就跟他看著拓人時的眼神一樣,沒有虛假,如果今天是關係到其他人的事情的話,或許拓人就會直接說好了吧,但是,今天那個人不是其他人,是奈緒。

所以拓人問道:「花谷你……以前有對奈緒做過什麼事嗎?我是說小學的時候……」

「我覺得花谷你應該不會是心裡沒有底,才來找我的。」

當花谷抬起頭時,拓人雖然不至於板著臉,但跟花谷剛剛看到的人相比,臉上似乎多了一絲嚴肅,看到拓人露出那樣的表情,花谷坐了回去,開始緊張地說出自己小學時期對奈緒做過的事。

「我們只是開玩笑的……但是從升上中年級開始,我們那群人……我開始帶頭的,就常常開松井跟班上另一個長得很高的女生的玩笑……像是故意在她們面前說『長得很大隻』之類的話。」

「另一個女孩子總是會很大的反應,甚至有哭過,但松井都是沒有多作反應,所以我們就覺得……她應該不在意……」

「我們就這樣持續……直到松井她轉走,我有在想是不是因為松井還記得這件事,所以她討厭我。」

聽到這裡,拓人微微蹙起了眉,就連他的家人或是翔,都鮮少看到他這種有點微慍的模樣,但拓人的語氣依舊很平靜:「……為什麼,你要做這種事呢?」

「只是純粹因為好玩嗎?」

家庭餐廳之中流洩著輕快的音樂,但花谷跟拓人那一桌的氣氛有點凝重,花谷被拓人這樣問道時,吞了吞口水,他臉上一直沁出冷汗,看得拓人都遞給他餐巾紙要他擦擦汗。

「我……一方面也是覺得好玩,但我個人的原因是……」花谷一邊擦著汗,一邊聲音小聲地說道:「是因為……因為……」

「我喜歡她,希望可以……跟她說上話。」

隨後兩人之間陷入一陣沉默,兩人都沒有說話,甚至店內的音樂都播完一兩首了,對那沉默感到難耐的花谷自己打破了局面,他看著表情變得冷淡的拓人說道:「但那樣很正常吧,小學男生為了吸引喜歡的女生做這種事……」

「但是我覺得,喜歡一個人不是傷害人的理由喔,覺得自己只是開玩笑也是。」

拓人的語氣嚇到了花谷,他自己印象中的拓人,還有今天見到的拓人,不會用那種語調說話,儘管平淡,但是卻能聽到拓人的聲音之中,有一絲怒氣,而且拓人臉上沒有笑容了,只是平淡地望著花谷,這樣說道:「如果你現在還是覺得玩笑的話,我是不會讓你跟奈緒見面的。」

「而且奈緒那孩子……沒有你看到的那樣不在意你們的玩笑吧,畢竟奈緒她,自尊心非常高的,就算她很在意,也不會告訴你們吧。」

一雙細長的眼神,沒有一絲溫柔的,直直射入花谷心中,花谷一時語塞,拓人嘆口氣,隨後拿起桌上的帳單,對花谷說道:「我先告辭了。」

拓人拿著帳單跟自己的書包,大步地越過花谷的座位,他走得很急促,而且從他起身,走出餐廳門,到走在回家的道路上,他都沒有回過頭。

拓人腦海之中浮現的是煙火大會的那個時候,奈緒一臉憔悴的模樣,再來是剛搬來白垣市之後,奈緒說想要考女校時,咬著下唇說著:「因為制服很可愛。」的神情。

不停地加快腳步,走得很快很快,就連路過的人跟拓人打招呼拓人都沒有停下來或是出聲回應,因為拓人此時此刻,只想回家,

只想回家,看到自己的妹妹,然後想跟她說說話,什麼話都好,此時,拓人只想見到奈緒。

《待續》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