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垣高校》《我們的思春期》

          世界觀出自於噗浪企劃《白垣高校》

   第四章

 

   第四章

今天的客人很少,雖然平常也不多,但除了早上開門時會來的常客以外,到了下午就完全沒有客人了,甚至咖啡廳所處的整條街,都沒什麼人,除了蟬聲跟路過的貓會叫個兩聲之外,也聽不到什麼其他的聲音。

送走了常客之後,時間大概是下午兩點,望著空無一人的店裡,奈緒也沒有想要偷懶,而是在店長指示之前,就自動自發地開始整理起了外場,店長看到奈緒已經在打掃了,也就繼續處在吧台,進行備料的準備,雖然這些工作在開店前就已經做好了。

今天店內放的音樂是店長喜歡的鋼琴演奏家的專輯,那是帶一點悲傷色調的琴聲,同時店裡依舊混著咖啡的香氣,而在這樣的空間之內,兩人各自做著各自的事,奈緒來這裡工作已經一週了,沒有客人或是客人很少時大概都是這種模式。

只是今天實在太過清閒了,奈緒昨天已經把店裡徹底打掃過,甚至把燈罩的上方都用抹布好好擦過了,整間店在今天開店時就已經呈現最完美的狀態了;森戶也是昨天就已經在把咖啡豆那些東西都補好了,過了三十分鐘,兩人就發現已經沒有事情可以做了。

「欸……怎麼辦……」意識到沒有事情做了的森戶,面對現在的狀況感到有點窘迫,看著手上已經不知道洗幾次的咖啡杯,似乎隱約能感覺到這個空間另外一個人的視線,而當他從吧台微微抬起頭時,的確看見奈緒手拿著抹布,用那一雙銳利的眼神望著自己,森戶愣了一下,可是並不是因為對方給自己有威嚇的感覺,而是森戶實在不太習慣被人這樣直接注視著,更何況那對眼睛之中有種凜然,透過對視,筆直地射入眼中。

「那個……」

「是!」

奈緒的聲音把森戶拉了回來,奈緒眨了眨眼,說道:「店長有什麼事要我做的嗎?」

「嗯……」果然被問到了,森戶在心中如是說,微微一開了視線,用那細如蚊子的聲音說道:「目、目前是、是沒有的樣子呢……」

「這樣啊,」奈緒回答得很乾脆,隨後伸出手,指向店內的沙發座說道:「那我可以提早休息嗎?有點社團的事情要處理。」

「欸?可、可以啊。」

「如果途中有客人光臨的話我就會繼續工作的。」

「不、不用啦……妳就先休息吧……」對於奈緒的話,森戶搖搖手表示沒那個必要,對奈緒說道,奈緒見了就點點頭,轉身準備放下抹布跟去休息室拿自己的東西,望著她的背影,森戶突然靈光一閃,脫口而出:「松井同學……」

待對方轉頭望向他時,森戶繼續說道:「要不要我做些什麼……給妳當點心呢?」

「松井同學喜歡吃什麼呢?」

冰箱裡面還有一點剩下的生菜,也有雞蛋跟培根之類的,森戶看了一下放食材的冰箱,就乾脆把那些都拿來用了,反正本來就是用剩的,也不會影響到店內成本,同時也從櫃子之中拿出剩下的吐司。

從吧台這邊可以看到店內的一切,森戶在料理時,稍微抬頭就看見在黃色的燈光之下,奈緒坐在沙發座,桌上擺滿著書,她一個人一手放在攤開的書,另一手則是在筆記本上做著筆記,不時會停下抄寫筆記的手,轉而托著下巴陷入思索之中,望著對方的側臉,那專注的模樣也讓森戶也不禁有點好奇對方在思考什麼呢。

但重點是先把手上的事做完呢。把視線從奈緒的座位,移到眼前的食材,因為天氣很熱森戶覺得就不要烤吐司了,將食材切好之後,森戶開始調配可以夾在其中的醬汁,因為市售的美乃滋太膩口了,森戶想調配比較爽口的口味,還拿出手機在料理網站找尋意見。

「松井同學喜歡吃什麼呢?」

原本只是想打發時間才問對方有沒有什麼喜歡吃的,但做的途中森戶卻認真了起來,認真地做起奈緒所回答的:「我喜歡可以用手直接拿的食物。」

大概十五分鐘之後,送到奈緒面前的是盛在木盤上的小三明治,雖然切得不是很好看,但都切成可以方便拿起,而且能直接放入口中的大小,上面還插了鮮艷的小旗子,上面有動物的圖樣,事後問起森戶,那個小旗子是之前在百元商店,一時興起買下的商品,終於可以用上這小旗子,森戶有點開心。

「抱歉做得有點久呢……」森戶邊說邊搔搔臉,稍微面露不好意思地說道,而奈緒看到眼前的成品,也愣了愣,隨後對著森戶說道:「謝謝你,店長。」

「讓你費心思了。」

「沒、沒有費什麼心思啦……是我自己想做的……啊,」說到一半店長想起了什麼,轉身回到了吧台,走回來座位時,兩手拿著冰咖啡,如同爬蟲類的臉上擠出了笑容:「我,我可以坐妳的對面嘛?」

「我也有點想休息一下了。」

「我要開動了。」

合掌,小聲地說完之後,奈緒將臉頰邊垂落的髮絲撥到耳後,一手拿著小小的三明治,放入口中,坐在對面森戶裝作視線看著桌邊與自己大腿之間的空間,其實一直偷偷地看著對方的反應,當看到對方邊嚼著食物,細長的眼睛微微睜大的微小變化時,森戶才暗自鬆一口氣。

「很好吃,非常地爽口,」奈緒邊說邊直接拿起了第二個三明治,單手拿著地說道:「尤其是夾在培根跟生菜之間的醬,很爽口,是沒有吃過的味道。」

「啊……謝謝。」森戶被稱讚的反應,是下意識地垂下眼神,看著這樣的森戶,奈緒繼續問道:「店長是打算加入新菜單裡面嗎?」

「咦……?」聽到對方這樣想,森戶有些錯愕地抬起頭,一抬頭就對上對方的眼睛,森戶眨了眨眼睛,回道:「我沒有想過……」

「是嗎。」

隨後兩人之間陷入沉默,面對這樣的沉默,森戶慘白的皮膚沁出冷汗,內心大拉警報:「怎、怎麼辦……我是不是沒有接好話題啊……結果對方也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

而這樣有些焦慮的森戶,視線落在了奈緒正在看的書,跟筆記上,突然發現那些都是自己看過的劇本,有自己在學生時代從圖書館借的劇本,也有最近發售的劇本,看著那些熟悉的封面,森戶忍不住開口說道:「這些劇本妳要全部看完嗎?」

聞言,奈緒搖搖頭,遮著嘴,把嘴中的的三明治吞下之後,才一邊擦著手一邊說道:「為了合宿的練習,社長他們決定先決定劇本比較好,所以大家都要各自找好推薦的劇本……然後再一起決定。」

「所以我就想把這些劇本看完,整理好筆記之後再來決定要推薦的。」奈緒將自己筆記的內容亮給森戶看,筆記的內容很符合森戶對奈緒的印象,是整齊且乾淨的筆記,字也非常地漂亮。

「真是認真啊……」

「嗯……但是做筆記是一回事,要找到想推薦的感覺還要很久呢。」奈緒把手放在了旁邊疊起來的劇本,說道:「還有這麼多沒有看呢。」

「這麼多劇本裡面,應該至少會有適合我們演出的。」

「嗯……」

跟著對方的視線,一起看向了那些劇本,森戶想到了第一次接觸劇本的時候,那是中學時代在圖書館中翻到的一本劇本,老實說劇本這種東西,森戶覺得不懂怎麼讀的人可能會很無聊吧,因為不像是小說一樣,有其餘的描述去填滿根描寫,只有人物、對話跟舞台指示,森戶覺得劇本就像是房子的骨架一樣。

但是那本劇本吸引森戶的原因,森戶也想到了,當那個理由浮上腦內,森戶忍不住脫口而出:「我覺得選劇本的話,選跟你們有共鳴的比較好喔。」

此話一出,說話的人,跟聽話的人都微微一愣,;森戶說完就覺得自己突然講這種,很像是下指導棋的話似乎太傲慢了,而奈緒看到森戶眼中閃著微小的光芒,對於剛剛森戶的話,以及森戶眼中的光芒,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油然而生。

「共鳴嗎……比如說呢?」

「嗯……我、我想大概就是現在你們會有的煩惱之類的吧?」森戶邊說邊指著桌上的那些劇本,說道:「那、那些劇本的確很有名,但畢竟實際、實際演出的是你們高中生,選跟你們的生活比較貼近、或是有所共鳴的……可能會比較好吧?」

聞言,奈緒也恍然大悟地點點頭,說道:「共鳴嗎?如果朝這個方向去找的話,或許也會快很多。」

「比、比如說……煩惱之類的?畢竟你們現在的煩惱跟成人的煩惱還是會不太一樣呢……!」

「……說得也是呢。」

「這麼多劇本一定會有不同的特色跟優缺點,妳要全部看完的話也、也會花很多時間的感覺……」

「嗯、嗯……!」

「如果、如果劇本裡面有剛好你正在經歷煩惱的事情時,或是你有共鳴的一點,應該對你們而言就是可以當作參考吧!」看著頻頻點頭,認真聽著自己的話的奈緒,很開心自己派上用場的森戶,就在此時森戶卻補了一句:「嘛……不過感覺松井同學什麼煩惱,也會是自己解決呢。」

「因為松井同學真的很可靠,有煩惱的話也會立刻解決掉的感覺。」

當變得有點得意忘形的森戶說完這句話,現場就急速陷入沉默,只有店內的音樂在放送著,奈緒的表情也微微變了,剛剛還是專心聽著森戶說話的臉,變得有點冷淡,就這樣無語地盯著森戶的臉看,一句話也不說。

然後森戶就把視線避開了,同時在心中大喊著:「我說錯什麼了嘛--!為何場子又冷掉了--!」大顆大顆的冷汗從額間流下。

就在森戶想著是不是該先逃離這個座位、這個安靜尷尬的環境時,奈緒的聲音在音樂剛好播完,要準備接下一首時,淡淡地響起:「我沒有那麼厲害的。」

「我也是有無法自己解決的煩惱的,也有很多時候是把煩惱拖著很久,依舊不知道怎麼解決的。」奈緒盯著眼前的森戶,即使森戶的雙眼沒有直視她,奈緒依舊是筆直地看向森戶:「如果我可以自己解決煩惱的話,可能就會忘記那一天店長對我說過的話了。」

「所以我沒有周遭的人那麼可靠的,一直被人說『很可靠』,也挺讓人煩惱的。」說到這裡,奈緒掩嘴忍不住笑了一下,說道:「我說了很奇怪的話呢,真是不好意思。」

在奈緒說完這些話後,森戶還沒來得及回應,店門口就被拉開了,伴隨著門口清脆的鈴鐺聲,奈緒的表情也一變,起身對著門口的客人說著:「歡迎光臨--!」

即使哥哥拓人交了男朋友之後,奈緒依舊會很常跟哥哥單獨出去玩,像是幾天後的週末,兩人就一起去逛街跟唱卡啦OK了,兩個人出去玩時常會被認為是姐弟,畢竟兩人身高的差距實在太大。。

在唱完卡啦OK,準備回去搭電車的時候,經過某間男性服飾店時拓人說想去看看,想看一些可以做為禮物的東西,而在拓人專注聽著男店員說:「現在這個帽子很流行喔--」的時候,奈緒看到了一旁配件區的地方,有在賣沒有度數的平光眼鏡。

「戴上這個給人的印象會稍微改變呢。」隨手拿起一款平光眼鏡,在腦海中出現的是那個長得像爬蟲類,陰沉的眼神總是會嚇到客人的人。

那一天的晚上打烊時,店長跟她道歉了,叫住了她還低下頭,說自己太過得意忘形,說了那些話,第一次被大人這樣鞠躬道歉,奈緒也有點不知所措,連忙說沒有關係。

「那麼店長告訴我店長的煩惱吧,」對著臉上寫滿愧疚的大人,奈緒這樣說道:「這樣就剛剛好了。」

而從店長口中得到了,最近的煩惱就是會一直嚇到客人這一點,奈緒手拿著平光眼鏡,想像了一下,就將手上的放回去,拿了另外一個比較適合森戶顏色的平光眼鏡。

「所以他忘記了嗎。」因為拓人還在聽店員說話,奈緒就先去結帳,結帳之後,奈緒說這是要送人的,因此店員就把平光眼鏡拿到一邊,開始包裝,在等待包裝的時間,奈緒想到了那一天的事,想到對方忘記了兩人第一次見面之後,森戶在咖啡廳對自己說過的話,不禁心中有點煩躁。

「我可是都記得的,而且也才沒多久的事。。」

奈緒全部都記得的,包括當時店內放的是什麼音樂,吃的鬆餅的味道,還有對方提及演戲的話題時眼中閃著光芒的模樣,當然還有自己聽到對方那一席話時,胸口的紊亂彷彿被撫平一樣的瞬間。

明明自己都記得的,對方卻忘記了,奈緒伸手戳了戳自己的額間,理智上知道對方不是有意的,但腦海裡還是浮現了三個字--就在奈緒從店員手上接過包裝好的商品時,拓人才從那位店員手上脫身,看到奈緒提著店裡的袋子,拓人有些好奇地問道:「欸?奈緒買了什麼啊?」

「禮物,要送人用的。」

「欸……這裡的東西嗎?」拓人微微一笑,問道:「是要送給什麼樣的人呢?」

對於拓人的問題,奈緒想到了剛剛浮現出的三個字,便回答道:「送給很狡猾的大人的。」

「欸?很狡猾嗎?」

「嗯,很狡猾。」想到對方對自己說著:「因為松井同學真的很可靠,有煩惱的話也會立刻解決掉的感覺。」時的表情,奈緒又再說了一次:「非常狡猾的大人。」

「真的、太狡猾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