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してるのに、愛せない》

 

青江醒來了。

靠著護身符的力量算是撿回一命,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再次醒來時總有一種恍惚的感覺,對於自己還存活,以及這個身軀還存在一事感到很不真實,坐起身子,青江望著自己的手掌,握了握,又放開,摸了摸自己的軀幹與臉,再一次確認自己還活著。

上一次刀劍復活是什麼時候?青江微微瞇起了眼,放眼看了自己所在的房間,聽現在的主人曾經提起,每個本丸的配置與設計其實是一樣的,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因此這個房間也跟過去本丸的房間一樣--青江的視線落在房間的紙門。

他想到了上次撿回一條命後的早晨,那個人拿著護身符來見自己與長谷部,還記得自己接過護身符時,雖然心裡高興到快要爆炸了,但還是盡可能地想在她面前表現出一貫的從容,於是自己對著那個人半開玩笑地說道:「難不成你在擔心我們嗎?」

他以為那個人會像以往一樣,回應給自己一個沒有溫度的眼神然後就直接離開;然後他等到的卻是對方許久的凝視,然後只見她別過,掩嘴咳了一聲,說道:「或許是吧。」

那一瞬間他知道自己沒救了。青江望著自己的手掌心,倘若那裡有一條線,此時也不是與自己想連接的人連在一起,他就這樣沉浸在回憶與思念之中,直到那扇門被打開,看著此時是現在自己主人的人,他露出了微笑:「早安。」

他知道自己沒救了。

也知道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哎呀。」

在審神者跟刀匠的檢查,確認身體恢復後,青江沒多久就離開了那個房間,他邊走邊轉了轉自己的手腕,有些鈍鈍的,或許是視線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原因,他沒有注意到前方朝自己走來的人,直到自己的視線內多出一雙人足,他一抬頭,就與一雙紫色的雙瞳對上了,那一瞬間青江很自然地勾起嘴角:「哎呀長谷部。」

此次的出陣長谷部因為還在手入房間的關係,沒有一同出陣,眼前的長谷部嘴唇抿著一條線,由上而下地盯著自己,聽到自己的打招呼,長谷部只是有些冷淡地點點頭,然後一雙眼盯著自己。

被那樣凝視青江有點不習慣,仔細想想他跟眼前這個人似乎只有一個共同的話題,想起方才在房內回想起過去的事情,於是青江開玩笑地張開了雙手,對著眼前的長谷部說道:「不抱抱我嗎?我可是好不容易死裡逃生撿回一命呢,對我溫柔一點嘛。」

儘管想到對方可能會白自己一眼,但要是自己這番話可以化解現在這種沉默令人窒息的局面就好了,青江是抱著這種想法說出這種話的,然而長谷部卻上前一步,突然一手從衣服內拿出一個東西,塞到青江衣服的口袋內--青江在那一瞬之間看清那個是一個護身符。

「欸……」

隨後長谷部的身軀壓了下來,由於他倆彼此身高的差距的緣故,當長谷部手臂抱緊青江消瘦的身軀時,彎下身整個人的背部拱起如同貓的形狀,青江的頭被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當青江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他聽到長谷部沙啞、冰冷的聲音靠在耳邊說道:「死了就會變得比較輕鬆嗎……?」

青江的眼神越過長谷部的肩頭,望著遠方,注意到今天的天空好藍。

「你是在擔心我嗎?」

「……你是在擔心我嗎?」

「……你在擔心我吧。」

閃過他腦內的話語有無數句,然而青江吞嚥口水的同時將那些話都吞了進去,取而代之的是他抱住對方寬厚的肩膀,微微踮起腳尖只為了讓自己心臟的位置,可以更貼近對方一些。

 

他知道自己沒救了。

他知道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他知道此時不需要任何言語。

他知道自己現在需要一個擁抱。

他知道長谷部,此時抱住自己的這個人,也很清楚這些事情。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Yume0216 的頭像
OsaYume0216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