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Q:什麼時候會希望有任意門呢?

 

「叩叩。」

在男子宿舍即將熄燈之前,房間響起了敲門聲,東堂第一時間沒有去應門,直到響起第二聲才迷迷糊糊地爬起來,一打開就看到福富那張嚴肅凜然的臉在外面。

「喔喔怎麼了啦壽一!」

福富上下打量了東堂一番,發現對方並無荒北所言那樣消沉,也沒有什麼異樣,心裡納悶之際便問說:「荒北跟我說你狀況不太好。」

「啊那個啊哈哈哈,」被人提醒起今天下午的失態,東堂一派輕鬆,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笑道:「沒辦法嘛--我已經連續好幾天都沒跟小卷講電話了,忍太久然後又突然下雨,本大爺最討厭下雨天了,一時情緒焦躁就這樣啦。」

「而且啊……」雙手環胸,東堂噘起嘴,像是要把所有抱怨都說出來似的:「我最後一次打給小卷時,也是不明不白就被掛掉了,之後就一直打不通了,雖然我本人都一直裝得悠然自在的模樣,但我其實非常擔心的啊!結果又發生這種事……」

「嗯……」福富只能在一旁聽著並應聲,直到東堂將他這幾天所有的不滿全都傾訴完,福富他才接著說道:「我打電話給金城了。」

「他說卷島的手機在上禮拜五就被車壓壞了。」

「欸?!」

「所以才會打不……」

「等等等等等!」東堂打斷福富的話,一臉緊張地說道:「你說小卷的手機被車壓壞了,那小卷呢?小卷沒事嗎?」

「他完全沒事。」

聽了這句話東堂明顯鬆了一口氣,見他這樣福富盯了他好一會兒,直到東堂問道:「怎麼了?」福富才回答道:「你還真關心卷島。」

「那還有說嗎?」被點出這件事,東堂不免感到自豪,眼神閃閃發亮道:「他可是小卷喔?可是本人唯一認可的對手!當然值得我這麼關心啊。」

「是嗎。」福富看著那張一提起卷島就會漾起笑容,充滿活力的臉,確定他不需要擔心之後點頭道:「那不吵你了,晚安。」

「謝啦壽一,晚安!」

當福富的腳步聲消失在走廊那一頭,宿舍也響起準備熄燈的預備鈴,東堂的室友也剛好回來了,東堂縮進自己的棉被裡,在燈光暗下時也閉上眼睛,知道卷島那邊的情況的他,心頭彷彿卸下一塊大石,心理跟身體都放鬆不少。

 

「你們太慢了啦--」

翌日下午,恢復往常水準的東堂,身段輕盈地駛上坡面,完全無視重力的姿態與無聲的加速,最後一個出發的他輕輕鬆鬆地超前幾個爬山型選手,他一邊爬坡一邊回過頭,伸出食指抬起下巴,得意洋洋地說道:「尤其是你藤原,速度的使用方法還是一樣這麼爛啊。」

「哇啊真讓人不爽。」被點名的藤原嘴上這麼說,臉上卻看不出一絲不悅,其他被超前的爬山型選手亦是,他們被超前也只是笑了一下,然後變換齒輪或是開始抽車,想努力追上眼前,那自稱「山神」的男子。

這就是東堂尽八的魅力。

對自己的評價很高,講嚴重一點就是有點「自戀」的程度,然而本身擁有的實力跟才能又是足以壓倒眾人,使他有那個資格自滿,有資格站在高處指著他人。

陽光從樹葉的縫隙灑落,柏油路面被午後的陽光曬得炙熱,迎面吹來舒服的風,對東堂而言爬坡的樂趣就在於,每當自己前踩動踏版往前的瞬間,就能感受到地心引力在自己背後拉扯,然而自己是不一樣的,衝破那層來自於引力的瞬間感受到的輕盈以及快感,令人著迷。

就快要到頂點了。前方空無一人,只有天空跟坡度的景色,身體的毛細孔滲出相當舒服暢快的汗水,體內那難以壓抑的悸動在攀上山頂的當下,升到最高點。

 

「東堂你今天狀況很好呢。」

「你也太慢了吧藤原,還有是今天狀況『也』很好。」

練習結束的一行人紛紛回到了學校,被糾正的藤原苦笑看著走在自己前方,跟路旁為他尖叫的女聲揮手的東堂,說道:「今天應該有刷新你的紀錄了吧?」

「哈哈哈誰知道呢,這你要問測量的人吧?」一手抬著自行車,東堂頭也不回地答道,當進了箱根的社辦藤原看了一下今天的紀錄,果真如他所想,東堂今天又刷新了過往的紀錄,然而當他告訴東堂這件事,東堂的反應也只是說了一句「喔喔,我果然相當厲害呢。」。

「東堂學長不再高興一點嗎?」幫忙紀錄的學弟看到東堂的反應,忍不住向藤原問道,藤原原本要回答的,但剛好聽到的東堂就直接回答:「因為這還不是最好的狀態。」

「咦?但這速度已經很不錯了呢……」

「那是對你們來說,像我這樣又美型、又有人氣,又有實力,可說是站在頂點的人來說,可不會區區滿足於那幾秒,」

「前方更大的舞台!全國大賽的山岳獎!屆時才是我把全部的實力華麗麗的展現出來的時刻!」

「懂了嗎一年級的?」語畢,東堂習慣地伸出食指,指著一年級的鼻子笑問,一直在旁看著,早已見怪不怪的藤原對著錯愕的一年級生說道:「這傢伙跟我們是不同等級的啊。」

「已經不是不同等級,是不同次元的,啊哈哈哈。」

「還真敢說啊,」在東堂轉去喝水時,藤原雙手扠腰,靜靜地看了喝水時的東堂側臉好一會兒,當在東堂經過自己身邊準備回宿舍時,突然若有所思地說:「不過屆時一定又會是你跑在前頭吧,一個人遙遙領先。」

東堂停下腳步,藤原看著他的背影,在要幫自己的話補充什麼時,他聽到東堂發出一聲輕笑,然後轉頭看向自己,此時已經接近日落,背光的東堂帶著一貫的笑容,指著他們說道:「啊哈哈哈哈!所以說你們跟我的次元不同啊!」

「那就這樣啦,掰!」丟下這麼一句,東堂就離開社辦了,一旁的一年級生看著他的背影,又看了看藤原的那複雜的表情,忍不住問道:「為什麼藤原前輩要說那句話呢?」

「嗯?」可能沒有想到會被問到,藤原先是微微錯愕,一時之間也無法解釋,在現場一陣沉默後,所能擠出來的只是帶著苦笑的一句:「可能是因為我是凡人吧,才會有那種想法。」

 

「猜測獨跑在前頭的天才,會不會有心生厭倦的時候。」

 

咖踏咖踏咖踏。

東堂躺在床上,右手伸向天空,拇指彷彿在敲打手機鍵盤似的動著,嘴裡也發出模擬鍵盤被敲打的聲音,持續一分鐘後東堂放下右手,呆呆地看著天花板,喃喃道:「好想打電話……」

「你在幹甚麼啊?」剛洗好澡的室友看著東堂大字型躺在床上,眼神呆滯的模樣,問道:「這麼想打電話我的手機借你好了。」

「不……就算打了也不會有人接的。」東堂別過頭,有氣無力地說。

「……雖然說維持兩年的習慣一時要改也很困難吧,但你突然變成這樣真叫人無法適應啊,」一邊擦頭髮一邊這麼說的室友突然從口袋拿出一瓶碳酸飲料,說了一聲:「請你的。」便丟向躺在床上的東堂本人,等他接住後補充道:「當作慶祝你刷新紀錄的獎勵。」

「啊謝啦,不愧是擁有高人氣的我,這點小事這麼快就傳開了啊。」

「不……嗯……說得也是呢,我也是剛剛回來時聽別人說的。」

在東堂拉開鐵環,大口喝著碳酸飲料的同時,室友也打開烏龍茶的蓋子,坐在書桌邊喝了一口,在兩人聊天途中不經意說道:「你的手機要多久才會修好啊。」

「再過幾天吧,但是就算我的修好小卷的沒有修好也沒有意義啊……」長嘆一口氣,隨手將喝到一半的飲料罐放在腳邊,東堂重新倒向床,頭埋在棉被內左右轉動。

「嗯……」坐在一旁的室友見狀,皺著眉頭歪著頭思索好一會兒,說:「先寫下來如何?」聞言,東堂停止動作,微微撇頭一雙細長的眼直盯著對方,被這樣注視室友語氣變得有些支支吾吾地,在東堂的催促下說道:「就是……先把你想跟對方說的話,寫、寫下來如何?到時候手機修好後,就可以一口氣告訴他了。」

「不然這些話憋著你也不好受……」看著東堂坐起身,看著自己的模樣,室友卻越講越心虛,說道:「啊……不過這似乎比較像女孩子會、會做的事情的樣子……」說到這裡,室友面露尷尬地搔了搔臉,說道:「嗯……抱歉東堂,這個提案你就當作沒聽到吧……」

「你真是天才啊。」

「啊謝謝我也覺得是天才……咦不對我才不這麼認為咦等等,你說什麼?」

「我怎麼沒想到呢?」不理會室友的反應,東堂喃喃自語道,隨後眼神閃閃發亮地看著對方,笑道:「謝啦!認識你以來第一次這麼感謝你!」語畢便從床上跳起,跑到書桌前拿出筆記本跟筆,看著那背影,還沒回過神來的室友一臉錯愕道:「啊……不客氣。」

 

一拿起筆,儘管想要說的事情很多,但一下筆就以手機壞掉的事情為開頭,將整件事的細節都鉅細靡遺地寫下,接著寫下自己的心境,洋洋灑灑地將這幾天的事情跟自己的心情變化寫下,宿舍都已經熄燈了,黑暗的房間內只有他的檯燈還在亮著微弱的光芒。

「寫到這應該就夠了……啊,還有我今天刷新紀錄的事情。」

在書寫這件事的同時,藤原今天的那句話不時在腦海環繞,明明只是一句隨口而出之語,卻像一根細微的針微微扎著東堂的神經,東堂看著自己寫下的,藤原那句話片刻,接著提起筆,寫道:

「聽到這句話時我就想到小卷了!但因為到時候純粹是你我之間的勝負,所以才不想說出來,到時候我們一定會給藤原還有其他傢伙看到他們一生也不能忘記的!如同神等級的比賽!」

「一定一定一定一定一定一定一定一定一定--」

腦海中浮現的是今天攀到頂點,映入眼簾的景色,也是這次全國大賽山岳獎得主才能第一眼看到的絕景,想要贏過卷島的東堂理應希望自己,是比卷島快那麼一秒的時間,奪下頂點。

但此時的他卻強烈希望,可以跟卷島一同看到那樣的景色。

 

A:在很想很想見到你,卻又不能見面的時候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Yume0216 的頭像
OsaYume0216

-Noline無直線-

OsaYume0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